姬川离

吾辈乃是杂食党!洁癖党慎fo!
欢迎喊我阿离或者离酱!

大龄萌新&玻璃心老年人
擅长挖坑与爬墙,产粮随缘~
立志(flag)成为甜文制造机☆
蟹蟹每个赞评推的小天使(・ิϖ・ิ)っ
欢迎提建议以及捉虫~

〖喻黄/双花〗不拆不逆!
主产〖叶蓝/喻黄/双花/韩张/江周〗
会有「肖戴」「林方」「包罗」「昊翔」「双鬼」「方王」「莫橙」「杜柔」「魏果」「乔高」出没~

还有一个「写遍全联盟CP」的flag☆
所以会时不时产冷CP的粮[放毒勿怪!]

主产全职,偶尔有其他同人掉落~

【小恶魔与小天使】「昊翔」(甜向)

☆傲娇恶魔昊X纯真天使翔~
☆萌化OOC预警!!!
☆含几句「江周」,避雷慎踩!
☆这次文风可能有点zz(我又放飞自我了)~

作为一个“功勋卓著”,啊不,是“业绩突出”的小天使,孙翔干丘比特这个职位已经三年了。虽然他一开始练习的是战矛,却没能被选入天堂的童子军,而是被大天使路西法提拔为了丘比特,从此背上弓箭游历人间,照着路西法传来的指令让许多人成为了眷侣——虽然同时也让另一部分人黯然神伤、辗转难眠。

孙翔曾经迷茫过,不知道自己的职责到底意义何在。但他没有反驳的权利,只能听从路西法的安排。

而这一次,当他把丘比特之箭射向那个名叫周泽楷的王子时,箭矢穿过了周泽楷的心脏,然后没入了白雪公主后妈的那面魔镜之中。

结果王子就和魔镜相爱了?怎么会?

孙翔有点懵,可路西法早上就是这么说的啊,朝周泽楷的心窝里射一箭来着,他照做了啊。

此外,丘比特之箭本身也有限制。它本身是超越虚空的存在物,只有身为丘比特的天使才能抓得住。但它会渐渐具象化成为真正的箭矢,如果在一分钟内没有射穿两个心脏的话,那个倒霉鬼也就离丧命不远了。

但一面魔镜哪来的心脏啊?孙翔不知道,这魔镜可是和著名巫师喻文州做过交易的。至于是什么交易嘛,那就说来话长了。

总之,小天使孙翔就这样晕晕乎乎地离开了皇宫,目送周泽楷把那面魔镜抱上了白马,扬长而去。他站在岔路口发了一会儿呆,转身朝树林里走去。

管他呢!只要路西法没有降雷下来劈他,就说明没问题。趁下一个任务被派下来之前,先去放松放松吧。

于是孙翔就开开心心地在树林里玩耍起来。过了几天,他突然注意到了一个小恶魔。这个小恶魔看着就脾气不太好。他会在落叶上拼命跺脚来吓唬土拨鼠一家;抢走松鼠手里正在吃的松果;往兔子窝里扔蘑菇;把啄木鸟引到猫头鹰栖息的树上,害得双方吵起架;还趁晨曦第一缕微光照下来之前吹走浆果上的晨露,让那些兴高采烈赶来的小精灵们只得失望而归。

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小恶魔啊。孙翔心里暗想着。于是孙翔一路上偷偷地跟在他身后,把落叶扫平,给松鼠递上新鲜的松果,向兔子窝里塞青草,劝走啄木鸟,还提前告诉小精灵们可以睡懒觉。

终于有一天,孙翔按捺不住了。他摸了摸背后的箭筒,里面还有一支丘比特之箭,看来这次来人间还有一个任务没完成,可路西法怎么一直没下指令呢?

一路上光看着小恶魔各种恶作剧了,孙翔自己心里也有点痒痒的。要不要给小恶魔射一箭试试呢?没准旁边那棵树就是有心脏的树妖呢?或者这箭射完了他就可以先回天堂休假了?

于是他偷偷躲到灌木丛里,弯弓搭箭,把身上的最后一支丘比特之箭射向了小恶魔。

谁料想,说时迟那时快,小恶魔好像背后长了眼睛似的,微一侧身就空手捉住了那支箭——然后冷哼一声,毫不留情地“咔嚓”就把箭给折断了!

他居然能抓得住丘比特之箭?还把它折断了?

孙翔跌跌撞撞地从灌木丛里跑出来,劈手夺回两截断箭,扁扁嘴,简直要哭了。但他还是忍住了,抬起胳膊擦了擦眼,转身就走。

“等等!”小恶魔却跑过来拦住了他。

“确实是我不对在先,可你也折了我的箭,你还想怎样!”孙翔气鼓鼓地盯着小恶魔,天使特有的淡金色睫毛翘了翘,大眼睛里泪水在打着转儿。

路西法肯定会生气吧?他在盛怒之下会给自己什么惩罚呢?贬为人类?还是逐出天堂?

孙翔都不敢再继续想了。眼前这家伙真是恶魔!

小恶魔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接着又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把目光投向了别处,余光却还瞟着孙翔:“我知道有个东西可以修复这柄箭。”

“真的?”孙翔立即就破涕为笑,上前一步拽住了小恶魔的衣袖,“你居然知道这么多!”

“那,那当然!我可是这一代恶魔里面最强的!”小恶魔却略略有点脸红,但还是鼻孔朝天地摆着架势。

“我叫孙翔,你呢?”

“听好了,我只说一遍,唐昊,上面‘日’下面‘天’的那个‘昊’。”小恶魔双手交叉负在胸前,趾高气昂地说。

“记住啦,唐日天对吧?”孙翔乐得都要蹦起来了,背后洁白的羽翼抖了抖。

唐昊眉头一皱,正想发作,却发觉孙翔已经绕到了他的背后,还一边惊叹着:“原来这就是恶魔的翅膀啊,好威风好可爱啊!”他还小心翼翼地露出期待的目光,“我可以摸一摸吗?”

唐昊顿时有点哑口无言,只好点点头。孙翔便开开心心地伸手在那漆黑的骨翼上抚过,还好奇地捏了捏骨翼的表面,想知道这和他自己布满羽毛的羽翼有什么不同。

唐昊不禁身子微微一颤,耳垂也红了。这个天使怎么这么不知分寸?居然胆敢对自己高贵的骨翼上下其手,真想把他丢进狼窝——他有点恼火地偏过头看向孙翔,却被他发亮的眼眸给闪得晃了晃神,顿时欲言又止。

孙翔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不自在,有些不好意思地收回了手:“抱歉,我……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翅膀……不介意的话你也可以摸摸我的。”说着他就转过身背对着唐昊,露出了背着空箭筒的后背,一双圣洁的天使之翅微微扇动着,洁白的羽毛没有沾染一丝灰尘,就那样在阳光下几不可查地泛着彩虹色的光芒。

唐昊咽了一下口水,突然很想把这个天使狠狠地揉搓一番,可最后他还是装作“见多识广”的样子,随手在羽毛上抓了一把就松了手:“还算软乎,不过我见过的天使……”

他还想显摆两句,孙翔就兴奋地转过身来:“对吧对吧!可软乎了!晚上睡觉都可以不用盖被子!就是用起吹风机比较费电,我一个月的工资有五分之一都花在电费上了呢。”

唐昊一时间被自己的口水呛得咳嗽了好半天:“咳咳……走吧,我带你去找那个东西。它叫‘光明之花’,长在‘黑暗泉‘里面。”

孙翔立即凑上来拽住他的衣袖:“你知道的好多啊,多给我讲讲吧。”

唐昊下意识地想甩掉孙翔的手,却没成功,只好认命地扯着他往前走,一边说着人间的各种奇闻异事。

这次在路上,唐昊不自觉地“乖”多了。他没有再继续惹是生非,而是兴致勃勃地“显摆”起他的“经验”来——比如怎么把一大捧各色毒蘑菇煮成一锅美味无毒的汤,在什么树上可以轻松找到适合打盹儿的树窝儿,哪种浆果最酸而哪种浆果最甜……

两人就这样跋涉了不知有多久,也不知有多远。孙翔直接就把工作的事情给丢到九霄云外去了——反正路西法也没有下指令嘛,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

终于,两人抵达了唐昊所说的“黑暗泉”边。泉水果然是黑色的。

两人站在悬崖边上向下看,只见潭水像层层叠叠的甜甜圈一样不断地涌起,在正中央的漩涡里,隐隐可以看到白色的光圈,估计就是那“光明之花”了。

“拿到那朵花就可以了吧?”孙翔不等唐昊回答,就跳下了悬崖。他一边拿起脖子上的吊坠,瞬间手里光芒大盛,出现了一杆战矛,直捅向黑色的潭水。

泉眼里的那朵花好像处于另一个空间似的,喷涌而出的泉水压根没让它晃动分毫。孙翔手里的战矛卷起了一道旋风,挟裹着周围的波浪向外翻去,顿时泉眼周围就出现了一片真空地带。孙翔狂喜地伸手去抓那朵花,水面下却突然窜出一条黑色的水蛇,三角脑袋上的鳞片闪着墨光,蛇信一吐,气势汹汹地朝他咬过来——千钧一发之时,却是唐昊为他拦下了攻击。

“你怎么不听我说完就跳呢!”他嘴里埋怨着,手里动作可不慢,铁爪挥过,在那水蛇身上留下深深的伤痕。

孙翔已经抓到了那朵花,正要回答唐昊,却被铺天盖地落下的水花包围了,即便是用战矛荡开一部分,可依然有落到身上的,当即就觉得翅膀上有灼烧的痛感。但激动的孙翔压根没注意这些:“日天,你帮我打掩护,我们走!”

唐昊无语,但也只得又迎头给了那水蛇一顿痛击,见孙翔已经飞到了山崖上,便也抖开翅膀,毫不恋战地走了。

两人一直翻过了这座山头才停下来歇息,把断箭拿出来比划了一下,合在了一起。随着光明之花的花瓣覆盖在断箭的接缝处,丘比特之箭散发出柔和的光芒,很快便复原了。

“终于接好了!日天你好厉害!”孙翔捧着箭,欣喜异常。唐昊的脸上也有些微红,却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说:“我可是要成为最强恶魔的,这点当然小意思啦!”

恰在这时,一道惊雷劈下,顿时就把唐昊掀到了一丈外。又是接连三道闪电,唐昊的骨翼上都冒起了黑烟,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焦糊味儿。

“日天你还好吗日天?”孙翔丢下箭就朝唐昊跑去,一个威严的声音却让孙翔顿时脚下发软,动弹不得。

“孙翔,你居然和恶魔在一起惹是生非。你可知罪?”

孙翔呆呆地转过身,却看见了路西法高大的身影立在跟前,嘴唇开了又合,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你看看你自己现在的样子!别说天堂不会收留你这卑贱的东西,地狱都看不上你!”

路西法的话就好像重锤一样,猛烈地砸在了孙翔的心房上。他愣愣地偏过头,这才发觉自己的羽翼已经有三分之一变成了黑色,估计是被黑暗泉的泉水给染的。

怎么会这样?回不了天堂了吗?地狱都不会收的话,那就只能魂飞魄散、不得转生了!

路西法手臂一抬,一道白光飞过,萦绕在唐昊的体表,把他托了起来,飘到了榕树的树干旁。

“用你的箭把他钉死在这棵榕树上,你的羽翼就能恢复,你也就能回到天堂了。”路西法的声音冷漠不容置疑。

孙翔愣着没动。

“怎么,连我的话你都不听了?你忘了是谁把你提拔上来的了?”路西法冷着脸呵斥道。

孙翔垂下了头,双手握紧了拳又松开了。他恍恍惚惚拾起自己的箭,拉开了弓,瞄准了唐昊的心脏。唐昊浑身焦黑,发丝纷乱,却还费力地抬起头,嘴唇翕动:“没关系……的……”

孙翔就那样怔怔地拉着弓,一动不动,宛如雕塑,只是泪水却不受控制地顺着脸颊奔流而下。

“孙翔!”路西法眸子一沉,低声喝道。

孙翔却刷的丢下了手里的弓,转身面朝着路西法,红着眼说:“对不起……是我渎职了……”

说罢,孙翔手一翻,反手就把那支丘比特之箭朝自己的心脏插去。

路西法手一落,唐昊就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路西法就这样望着孙翔,眼里的情绪复杂,却没了下一步动作。孙翔勉强地扯起了嘴角朝他微笑:“让您……失望……了……”

时间一秒一秒地流逝,丘比特之箭也在渐渐具象化,孙翔的嘴角开始有鲜血淌出。他忍不住抬起颤抖的手去抓那丘比特之箭,却突然感觉到身后有窸窸窣窣的声音,接着,一双手扯住了他的腰带,接着攀上了他的肩头,最后有个温暖的身体从背后毫不犹豫地抱住了自己。

就在那一瞬间,丘比特之箭消失了,孙翔也突然感到心房里有一汪暖流,即将冲破心扉倾泻而出——唐昊竟然就这样接下了自己的这支丘比特之箭吗?

路西法却没有一点想要继续降雷的意思,转身就飞向了天空,只丢下了一句话:“给你休假半年,别再惹事了!”

孙翔也惊奇地发现自己的羽翼恢复了,而唐昊身上的伤痕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激动地回身抱住了唐昊,搂着他的脖子久久不肯撒手。

唐昊虽然有点蒙圈,但还是稍微保持了点理智。他突然想起来,一年前喻文州给自己算命时,叫他今年在这个树林里转悠,一定会“有所收获”的。

那个巫师,居然有这么靠谱吗?

唐昊的嘴角勾了勾,接着费力地掰开了孙翔的手,在他瞪着眼睛犯糊涂的时候,扣住他的后脑勺就吻了下去。

天使的唇也是这么的软乎啊,好像晒过太阳的棉花,又好像天穹顶部的云朵,还带着一点点的甜味。唐昊过了好半天才放开手,却发现孙翔双眼亮晶晶地看着他。

“怎么了?”唐昊被他看得又有点脸红了。

“没什么!”孙翔笑嘻嘻地答道,又抱上来“吧唧”了一口,“只是觉得你比我更像天使!”

~~~全文完~~~

 

PS:感觉这篇蜜汁有点水(捂脸逃)~

虽然还没到相爱的时候,

但懵懂的初心已经出卖了他们……

(我承认我在给剧情铺垫不够找借口QAQ)

设定是小少年啦,大概柯南的年纪吧~

所以两个正太你就别指望我开车了!

以及,路西法也是个有故事的天使啊啧啧啧~

那什么,我平时文风不是酱紫的,真的!

童话系列其他请戳链接:

马猴烧酒好爸爸】(搞笑全员向)

睡美男】「韩张」(甜向)

 

作于20170821

文/离

 

===后续其他CP内容请戳主页查看

 

评论(13)
热度(114)
© 姬川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