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川离

吾辈乃是杂食党!洁癖党慎fo!
欢迎喊我阿离或者离酱!

大龄萌新&玻璃心老年人
擅长挖坑与爬墙,产粮随缘~
立志(flag)成为甜文制造机☆
蟹蟹每个赞评推的小天使(・ิϖ・ิ)っ
欢迎提建议以及捉虫~

〖喻黄/双花〗不拆不逆!
主产〖叶蓝/喻黄/双花/韩张/江周〗
会有「肖戴」「林方」「包罗」「昊翔」「双鬼」「方王」「莫橙」「杜柔」「魏果」「乔高」出没~

还有一个「写遍全联盟CP」的flag☆
所以会时不时产冷CP的粮[放毒勿怪!]

主产全职,偶尔有其他同人掉落~

一个【大纲】的仓库

坑太多了,害怕到我退休都填不完。
所以建个子博  @香醋挖掘机  存放大纲。
除了连载的三篇,其他有一定完成度的都会陆续放出。
都是草稿,成文不一定完全相符。
权当给大家看看当个乐子(万一填不了就请各位自行脑补吧)。
有什么觉得OOC、撞梗或者疑问的地方敬请提出。


…………………………………………………………………
下面是废话可以不用看了。


表示蛋总那篇说得很中肯。
我也经常害怕会犯错。之前有写其他CP的太太被撕夹带私货(我没看过那篇文,不知道真相如何),吓得我去找亲友帮我看手头的草稿,害怕因为自己是杂食脑所以不小心夹带了其他CP(...

【弑神之谎】2

☆主CP「喻黄」「叶蓝」
☆含「韩张」「双花」及「林方」「莫橙」
★副CP的tag只打本集出场的。
☆伪科幻架空背景,很扯淡,求考据党放过
☆血腥暴力OOC,入坑请慎!
☆前文见标题tag,只拖更,不弃坑!

黄少天推着一辆装满甜点的餐车在人群里穿梭着。

穿着晚礼服的贵宾们三三两两地举杯相谈,黄少天的目光很快就锁定了其中的一个人,他的脸色同手背的颜色差距略明显,看样子也是戴了人皮面具。只不过那枚记忆卡会藏在哪里呢?项链?戒指?还是纽扣?

黄少天不动声色地低下头继续走,余光关注着每一个接近目标的人,而前边不远处又有几位年轻公子哥儿在聊天。

“这位是周——”

“周文宇。”那人似乎并不介意别人记不住自...

【弑神之谎】1

☆主CP「喻黄」「叶蓝」
☆含「韩张」「双花」及「林方」「莫橙」
★副CP的tag只打本集出场的。
☆伪科幻架空背景,很扯淡,求考据党放过
☆血腥暴力OOC,入坑请慎!
☆前文见标题tag,只拖更,不弃坑!

时间回到三年前。在华夏东海的海岸上,高楼林立,在夜幕尚未完全落下之时,已然华灯万点。

就在今夜,其中最高的一栋大厦,将于88层会客厅举办晚宴,届时将有一件神秘的拍卖品出现。

而此刻,在这片水泥丛林靠近“土壤”表面的地方,人流熙熙攘攘,都在寻一处地方吃晚饭。不过其中有一家店略显寒酸——它看样子是才转手不久,墙上的白漆还没抹平整,隔断只是一些薄薄的木板,桌椅很干净,但瞧着就挺有些年头了。而悬在收银...

石墨的车门被焊死了。
为什么突然有人工审核了啊!!!
感觉贴百度云链接也不方便大家看……
微博我现在已经不敢发了_(:3」∠)_
😭😭😭我还能怎么办啊……

!!!!!!!!!
经太太安利知道了这个!
https://write.as/
给我点时间修一下车门!

【弑神之谎】0

☆主CP「喻黄」「叶蓝」
☆含「韩张」「双花」及「林方」「莫橙」
★副CP的tag只打本集出场的。
☆伪科幻架空背景,很扯淡,求考据党放过
☆血腥暴力OOC,入坑请慎!
☆欢迎订阅标题tag,只拖更,不弃坑!

31世纪,这本该是人工智能横行的时代,却意外地被遗传学所劫掠——

有一群有识之士力图将历史的车轮扳回到正确的轨道上,但坎坷的前路依然漫漫。

DNA改造技术盛行,但更多的目的是为了减轻“庞贝事件”的影响。说起来,这并不是历史上的那个岩浆吞没城池的传说,而是在北极洲与南极洲同时有冰火山喷发,撼天动地的天然气龙卷风使火山灰覆盖了北欧、北美、南非,并继续向赤道扩散。火山灰里混杂了诸多放射性元素,导致...

【特别假日】「叶蓝」

☆原著向道具play
☆好久没动笔,手生见谅~

正月十三,蓝河刚踏入蓝雨俱乐部的公会办公室,就被笔言飞嚎的一嗓子给吓了一跳。

“你你你!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笔言飞的表情七分惊讶三分懊悔。

“也不算早了吧。”

蓝河兜里的账号卡刚掏出来,就被笔言飞又摁了回去。

“老蓝,我接下来说的,你认真听啊——你得保证听完之前,绝对不许动手。”

“哦,你说吧。”蓝河淡淡地应了一声,不动声色地把另一只手垂了下去。

“咳咳,”笔言飞清了清嗓子,眼角的余光发现除了春易老以外的人都悄咪咪地瞥过来时,心中更是凄苦,“那什么……我以为你要过完元宵节才回来,就,就给你寄了点东西。”

“什么东西?”

笔言飞惨...

【酌梦令】「叶蓝」7

☆将军叶X戏子蓝~
☆叶蓝only,前文见标题tag~
 _(:3」∠)_失踪人口除夕补更!

蓝河又学了两日桃花酿,正嘀咕着叶修为什么还不回来,就在第三天的清晨再次逮住了蹿上他窗台的叶修。

“这几天有没有想我啊?”叶修将窗户推开了一条窄缝,身形灵巧地钻了进来,轻盈地落在了床边。

“想着你可别欠我工钱!”蓝河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放心,过年还帮我干活儿,绝对要给你翻倍着来。”叶修说着竟是开始脱外袍。

“等等你要干什么!”蓝河警觉地往后一缩。

“我这么风尘仆仆地赶回来,给我补个觉也不行吗?”叶修扁了扁嘴,一脸很委屈的表情。

“你自己屋子没有床吗?”

“可没人暖被窝啊。”叶修...

★大概至少会咸鱼半年

因为三次元的一些事,无力维持更新。
(超想填坑……真的……)
不知道半年时间能不能解决得了[绝望.jpg]
(喻和乐的生贺感觉无能为力了😭)
可能有更新随机掉落,掉落率2%以下。
因为挖的坑太多,我会在全职坑底呆很久。
能回来就一定会继续写的!
★烦请取关随意
(也欢迎以后再回来。我不会改名的。)
(会爬上来吃粮,小蓝手功能依然健在)
以及我爱你们。蟹蟹。

非常希望能得到抱抱了

【花※火】「双花」2

☆花店老板孙哲平X烟火铺子老板张佳乐
☆双花only,傻白甜走向~
☆前文见标题tag~

张佳乐吃完饭,哼着小曲儿收拾完毕,又去打理前堂。角落里的箱子还堆了仅剩的一点爆竹,似乎沾了水汽,大概是点不着了。架子上的十几个玻璃瓶里还整整齐齐地码着烟花棒。而在另一边的玻璃陈列柜里,则是张佳乐最引以为傲的工艺作品了——那些经他的手设计出来的一次性或者是可反复利用的烛台,个个都精美绝伦,比如提着灯的少女,围着荷叶的红鲤,小小的电话亭……像装饰用的彩纸、小灯笼、气球、橡皮泥等物他这里也有出售。毕竟如今爆竹生意难做,不少地方都禁了,这小镇子上的人买得也不如以往多了。附近的学生们或是白领人士都喜欢定制他这里的烛台...

【酌梦令】「叶蓝」6

☆将军叶X戏子蓝~
☆叶蓝only,前文见标题tag~

蓝河正蹂躏着那个枕头,就见有人敲了敲门:“蓝小哥,晚饭来了。”

“请进!”

来的不是什么仆侍,居然是邱非。他提进来一个漆木雕花的食盒,把里面的碗盏取了出来——却只是一碗银耳莲子粥,和一碟酱腌的小菜。

蓝河急忙把那个枕头往被子底下一塞,快步走过来,连声道谢。

“不用谢。这是将军吩咐的。”邱非解释道。

蓝河顿时郁闷地抽了抽嘴角,嘀咕了一句:“好歹雇我陪他演戏,连饭都不给吃饱。”

“不,是将军说中午吃得太腻了,吩咐给你送点粥。”邱非急忙补了一句。

蓝河“哦”了一声,腹诽了一句“说得比唱的好听”,正准备动筷子,却见邱非还没走,不禁疑...

【花※火】「双花」1

☆花店老板孙哲平X烟火铺子老板张佳乐
☆双花only,傻白甜走向~
☆时间线是2024年。
☆高中老师喻文州、律师黄少天、宅男作家叶修、药店老板王杰希、奶茶店老板周泽楷、文具店老板苏沐橙、计算机系大学生刘小别、高中生卢瀚文、牙医张新杰、交警韩文清客串。
 

今天才正月十六,张佳乐却已经回到了小镇上——实在是被老妈逼婚逼得苦不堪言。

昨天是元宵节,也恰好是他26岁的生日。结果他正吃着长寿面,就被老妈数落了一顿,什么不晓得体谅父母心啦,什么榆木脑袋不开窍啦,什么一个人在外闯荡不知道着家啦。

张佳乐闷闷地吃完面,拉起行李箱就走。就在他赌气走出门外时,还听见他老妈在厨房里吼了一句:“你明年不带...

【酌梦令】「叶蓝」5

☆将军叶X戏子蓝~
☆叶蓝only,前文见标题tag~

这便是那皇上的幼妹惠陵公主了吗?

蓝河一惊,心里已经飞快地把之前听说的传闻给过了一遍——

礼部尚书家的女儿,曾被她推进了湖里,结果被一个马夫救起,只得嫁了;丞相家的女儿,在秋猎的时候被她在林子里照脸甩了三马鞭,又被野兽咬伤,救回去之后已是毁容瘸腿;就连前一任京兆尹的女儿,也被她给扔进了青楼里,最后京兆尹也辞官回了乡。因此皇城以内的大户人家几乎没几个还留在京城的女儿,京中子弟也常有告假回老家娶亲的习惯。

这等蛮横刁钻的女子,便是眼前这骑马的少女吗?看这年纪也就十四五岁,还真是不可貌相。

“没听见吗?刁民就是无礼,还不——”那侍女还没...

【酌梦令】「叶蓝」4

☆将军叶X戏子蓝~
☆叶蓝only,前文见标题tag~

第二日,蓝河刚起床,就发现窗子上有个人影。他心下生疑,猛地拽开了帘子,却见是叶修。叶修正嘴里叼着一片狭长的叶子,坐在他的窗沿上,晃荡着两腿,见蓝河发现了他,还毫不见外地就从窗子跳了进来。

“早上好呀,昨晚睡得如何?”叶修笑眯眯地问。

“嗯,还不错。”蓝河答了一声,礼貌地伸手请叶修出去,“我还没洗漱完,将军你先出去等我吧。”

“无妨,我不着急。等你也不碍事。”叶修浑然不觉蓝河眼里的“可你碍着我了”的意思,竟大大方方地在一旁坐下了,支着手肘,笑意盈盈地看着蓝河穿衣束发。

蓝河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只得背过身去,结果不知怎的,发带绕了个...

【记一次失败的闹洞房】「叶蓝」

☆【欢喜盅】「叶蓝」的彩蛋~
☆一辆小破车,含咬慎入!

=====彩蛋在此=====

PS:【欢喜盅】的故事到此结束!
总算是在四个星期内正式完结了_(:з)∠)_
[正文+3篇番外+彩蛋]均可在标题tag下找到~
感谢读到这里的小天使们~

 
作于20180128
文/离

【淄右先生】「伞修橙亲情向」

☆【欢喜盅】「叶蓝」的番外3~
☆来自小天使 @平沙落雁 的点文~

小天使原话:“有什么因缘能够再见到苏沐秋,然后知道了小蓝和老叶的事,还有苏沐秋故去的事什么的。有点像唠家常,带上苏沐橙,然后哥哥再化的什么在簪子上陪着妹妹之类的。”
(化在簪子上觉得还是有点悲,就干脆……咳咳,大家自己看吧~)

叶修与蓝河的大婚结束后,唐柔的父亲唐书森还留下来住了一个月。他见女儿已经能够独当一面,又有武艺傍身,还向陈果和叶修郑重地道了谢,甚至出资替兴欣圈了一块地作为将来的门派驻地。

临走之前,唐书森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陈果便替唐柔问了出来。

“不知道你今年还回不回去过年?”唐书...

【酌梦令】「叶蓝」3

☆将军叶X戏子蓝~
☆叶蓝only,前文见标题tag~

秋日在飞快地过去。叶修把别人递来的拜帖一律回绝了,整日就在逗狐狸与逛山林间随意切换。他知道皇上忌惮他,趁边关无战事故意把他扣在京城,只可惜了边关大军又是一年不能返乡。

破庙的乞儿们已经把狐狸大仙的传说编到了第八个了,甚至还央着蓝河写出来让戏班子去演。蓝河虽然很纳闷,但也没搞清是怎么回事。他小时候已有亡国之兆,便被母亲逼着学了点逃命的轻功和剑法。因此邱非每次都赶着他不在的时候送野鸡,唯有叶修敢在蓝河出现的时候大大咧咧地凑上去。不过蓝河似乎有什么直觉一般,常常警觉地四处看看,却始终没发现叶修,只好由着孩子们在庙里用泥巴捏了个狐狸大仙供奉着—...

【酌梦令】「叶蓝」2

☆将军叶X戏子蓝~
☆叶蓝only,前文见标题tag~

叶修眯了眯眼,正等着他们继续唱一折,没想到却换了那徐伯上来说书,说的还是“叶将军万人之中杀敌帅、一百散兵挫三十万敌军”这种不知道捧到了几重凌霄殿的内容,叶修听得都灌了五壶茶了,只见那引叶修上来的小二倚在大堂的角落里拼命憋笑。

叶修小声地嘀咕了一句“果然茶楼就是浪费银子”,正打算走,却见蓝河与另外几人又上了台,于是又默默地用脚把凳子勾了过来,靠近了栏杆。

“奴家为诸位献唱一曲《酌梦令》——”蓝河捏着嗓子说道,顿时一片喝彩声。旁边几人琵琶弦一拨,蓝河便哀哀婉婉地唱了起来:“酌水谓之百家邻,酌茶谓之祭子期,酌酒谓之江湖路,酌梦谓之相思凝……...

【酌梦令】「叶蓝」1

☆将军叶X戏子蓝~
☆是HE!放心!

西北大捷,叶将军不日将轻骑还朝。

这个消息被快马加鞭地传了十八个驿站送入了皇宫,第二天便在京城里传开了。百姓们都翘首以待,对这位“一人闯敌军取对方将军首级”并且“以一万散兵力挫三十万敌军”的叶将军充满了少女色彩的幻想。

“少年将军呢,啧啧啧,听说还不曾到弱冠的年纪……”

“不知道那叶将军可曾娶妻?”

“听说不曾。你莫不是想给你家丫头找事做?”

“别瞎想,听说叶将军是要娶公主的呢!”

“不知道叶将军有没有青梅竹马之类的,有的话那可就伤心了……”

“你傻啊!若是有青梅竹马,要么是在京城,应该早早就下了聘;要么是在西北,早早就该过了门……”

“只...

【我的混账皇兄】「叶家兄弟中心向」

☆【欢喜盅】「叶蓝」的番外2~
☆思路很卡所以超级短小,大家将就看吧[土下座.jpg]

叶秋从记事起,就没少有过这样的念头——想把他的亲亲好大哥给摁在地上打一顿。

宫里的女官说了,不能挑食,也不能过食,可叶修只管捡自己喜欢的菜吃,还从来都不会小口细嚼慢咽地吃,往往在叶秋一碗饭才吃三分之一的时候就吃完了两碗饭溜出去玩了。

太傅给他们上课的时候,告诉他们四书五经都要先背个滚瓜烂熟,可叶修都是左耳进右耳出,他只喜欢翻翻兵书,别的一概懒得去瞧。他甚至胆大包天地往太傅的茶杯里放蒙汗药,或是趁太傅一个不注意就从窗子爬了出去。

母后教育他俩要兄友弟恭,叶修转头就把他的木鸢拆散了架做成了一柄长弓,任由叶...

【你奶奶说我们俩是天作之合】「叶蓝」1

☆一个突发的小脑洞
☆别问我什么时候填这个坑
☆荣耀大学校友向

“别怂别怂!”

“反正都要毕业了,你再不说,可就没机会了。”

“愿赌服输啊!愿赌服输!”

“喏,别跟我说手机没电啊,从你进门我就给你插上充电宝了!”

面对好友们“幸灾乐祸”,啊不,是“等待吃瓜”的表情,许博远的眼角抽了抽。他拿起桌上的一瓶啤酒扬了扬:“我再吹一瓶行不行?这事就当——”

“你想得美!今天可是AA,你还想再让我们多摊点酒钱?没门儿!”

啤酒瓶被夺走了,许博远的手机也被塞到了他的手里,一时间包厢里安静得只能听见烫牛肉的那个锅子下面的火炉在滋滋地响。

许博远纠结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滑开了锁屏,旁边传来了啧啧的...

【门规不可违】「喻黄」

☆5200长车, 吃醋喻文州上线,有监禁play慎入~
☆【欢喜盅】「叶蓝」的番外1~

黄少天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在大年夜的当晚一进蓝溪阁的山门就中了咒术——而且还是喻文州亲自下的。动弹不得的他又不敢大声声张,只得任由喻文州把自己以公主抱的姿势揽进怀中,沿着长廊一路抱到内门里。

春易老站在门边不知所措,喻文州吩咐道:“我要和副阁主密谈三天。后面几日你安排人送饭过来即可。一应事务就由你先拿主意吧。”说罢,他就用手肘推上了门,把春易老给晾在了外面。

“要不要和蓝桥说呢?本来年宴上没能见到副阁主就已经很伤心了,再和他说有个几天见不到可该如何是好?”春易老思忖着,决定先瞒了此事,接着便匆匆离去了。...

【欢喜盅】「叶蓝」18(大结局)

☆古风玄幻架空~
☆前文见标题tag~
☆含两句「喻黄」「双花」

听完陈果这句话,蓝河差点把嘴里的筷子都咬断了:“这……这么快?”

趁他不注意的时候,赤兔偷偷从蓝河的袖子里钻了出来,伸出小爪子去探蓝河碗里叶修刚放进去的一块烧鹅,被叶修拎着耳朵提了起来。叶修笑得都眯了两眼:“小河河,要听话啊!”

蓝河忿忿地在桌子底下踩了他一脚——这家伙当初要给赤兔起名叫“赤河”绝对是故意的!

“怎么?你不愿?”陈果问道。

“那个……不是……我……”蓝河一时有些语塞。

这就要大婚了?

他才和叶修正式认识了不到五个月——虽然该做的都已经做了,但这也未免太快了一点?蓝河还没完全做好“成家立业”的心理准备。...

【欢喜盅】「叶蓝」17

☆古风玄幻架空~
☆前文见标题tag~
☆含两句「双花」

弟弟?叶修的弟弟? 

“叶修”与“叶秋”这两个名字在脑海中打起架来,搅得蓝河简直头痛。原来那个人不是戴了人皮面具,是真的和叶修长得一模一样啊。

不过……眼下的问题难道不是池子里的猪婆龙吗?

蓝河瞥了一眼所谓的“弟弟”,心又悬了起来——叶修会选择谁呢?

若是选择自己,固然会很高兴,但他不觉得叶修会是个视家人安危于不顾的人;可若是选择了弟弟,叶修难道真的会放任自己不管吗?

哼,叶修要是敢选弟弟,就——就今晚不让他上床!

蓝河发觉自己终究无法狠下心来,抬眼一看,叶修正盯着他们两个来回地打量,似乎也在犹豫。叶修的左手搭在腰上...

【欢喜盅】「叶蓝」16

☆古风玄幻架空~
☆前文见标题tag~

蓝河急了,刚要站起来,这才察觉到腰身酸痛,不禁呆住了——昨晚的不是梦,今天的也不是梦。

所以叶修到底在搞什么幺蛾子啊!

他抬手摸了摸脖子上的锦囊,鼓鼓的,想必里面的东西是已经被看过了吧,又想起刚才车夫说叶修要送他回溪山城,再想想自己昏迷的时候定是已经被老阁主见过了,自己的身份和目的也肯定被叶修知晓得一清二楚的了。

可现在该做的事都已经做过了,还把他送回去是干嘛?说好的不会再丢下他呢?

呵,男人!

蓝河正腹诽着,就听车轱辘“嘎吱”了一声,马车停了下来。车夫掀起帘子一角,一脸歉意地说:“客官,前面这路塌了,过不去,您看……”

蓝河冷哼了一声:“还...

【欢喜盅】「叶蓝」15

☆古风玄幻架空~
☆前文见标题tag~

蓝河这句话一出,叶修就怔住了。

曾经无数次在脑海中期待过,万一蓝河也有那么一丁点的可能,是喜欢他的呢?他想放在心尖尖上的这个小剑客,又会挑什么时机同他说呢?

每次叶修一想到这事,就会忍不住给自己泼冷水,告诫自己陷得越深就伤得越深。到头来他唯一想象过的,就是蓝河微红的脸,再无其他。

但绝不会是这样的情形——半身是血,气息不稳,眼里带着必死的决绝。

四象万仪阵里响起了阵阵兽吼与鸟鸣,正是真气化形而成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它们从四个方向扑腾而出,带着无数回旋的真气漩涡,仿佛万鸟朝凤、百兽来仪之景,壮观无比,令围观的百姓们都叹为观止。

而身处这阵眼...

【欢喜盅】「叶蓝」14

☆古风玄幻架空~
☆前文见标题tag~

蓝河刚走,魏琛就赶回了客栈,瞧见众人的面色都不太好看,不由得吃了一惊。待弄清事情缘由后,魏琛的眉头也皱了起来:“这一时其他门派也赶不过来那么多人,放出这个消息,刘狗怕是知道来的都没什么精英高手吧。”

“那前辈一个人可怎么办?”乔一帆忐忑地握紧了腰间的剑。

“你们能打的几个先从陆路过去,不要声张,也先别进城门。我现在就渡江去轮回宗搬救兵。”魏琛吩咐完,又补了一句,“蓝河是自己人,莫要伤他。”说罢就又风尘仆仆地走了。

“我和小安、小罗留下,你们速速出发吧。”陈果也当机立断地要给众人收拾干粮。

安文逸却开口道:“我也去。不过你们不用顾着我的脚程,我自己...

【欢喜盅】「叶蓝」13

☆古风玄幻架空~
☆前文见标题tag~

“铛!”只听一声清越的金属相撞之声,两人手里的长剑磕到了一起。蓝河手里的剑都被磕得发颤,却还咬着牙举着:“再不救治的话,黄少会有危险的!”

绕岸垂杨却不理不睬,手里剑花一挽,便绕开了蓝河,蓝河自然不肯任由他胡来,向后一仰,竟以平躺的姿势及时格挡了绕岸垂杨的快速一击。接着,他腰身一拧,再度和绕岸垂杨乒乒乓乓地打了起来。

蓝河眼角的余光不断地瞥向躺在地上的两人,心急如焚却腾不出手来。绕岸垂杨的剑速越来越快,蓝河正寻思着难怪门派里有人说绕岸垂杨的水平可以取代他成为五大高手,就听绕岸垂杨嘶吼道:“我今天就不该来!”

蓝河一怔,绕岸垂杨的剑从他的脖子上划过,...

【小手不冰凉】「安文逸中心向」

☆一个迟到的小安生贺!
☆很短的一个小脑洞~
☆以及祝千城妹纸 @千城. 生日快乐!
☆戳她主页即可欣赏超可爱的小手冰凉cos

人人都知道兴欣的牧师玩的是个女号,而且这个女号比起兴欣战队的另外两个女号沐雨橙风和寒烟柔来丝毫不输娇媚可爱,居然还在一次票选“最具女人味账号卡”的投票中荣膺了前三甲。

当常先联系到安文逸想要做个采访时,却被安文逸婉拒了:“不管角色是什么样,我都会做好我自己最大的努力。”

常先挂了电话,可安文逸却没有回到游戏中,反而回想起了关于这张账号卡的往事。

那时他还只是个刚升大二的学生,自己练了一个牧师,但很不巧的是技能书拿得不多,进了神之领域后更是掣手掣脚,于是他便萌生了去...

【欢喜盅】「叶蓝」12

☆古风玄幻架空~
☆前文见标题tag~

叶修抬头一看,孙翔这孩子还不依不饶地追过来想要与他一争高下,不禁莞尔,手里千机伞劈手成棍,架住了却邪的银枪:“你也是上了封神榜的人物了,别这么幼稚了行吗?喏,那边有个大家伙,比我好玩儿。”说罢,他借力一个后空翻,就退到了王杰希和韩文清的身后。

此时刘皓却假模假样地在下方招呼修道者们同他一起奋力抵抗,不少人都开始聚拢起来了。

叶修扫了下方一眼,又冲韩文清等人说:“这穷奇不能拖,后边还有三个呢。”

韩文清冷哼了一声:“用得着你说。”

周泽楷点点头,没说话,却端起了手里小巧精致的铁火铳。

王杰希抖了抖拂尘,抖落了一些银絮,暂时安抚了一下穷奇,算是对叶...

【欢喜盅】「叶蓝」11

☆古风玄幻架空~
☆前文见标题tag~

包子见叶修盯着纸发愣,便眨巴眨巴眼睛问道:“老大,这不是你的东西?”

叶修闻言笑了一声:“是我的,找了很久还以为找不到了。还好你瞧见了。”

“是很重要的东西吗?”包子一脸的好奇。

“没错。不过此事你可要帮我保密,谁都不要说。”叶修拍拍包子的肩,让他去了。

包子又乐颠颠地去晒被子了,叶修则低头把这纸仔细又瞧了瞧,神色有些复杂。既然蓝河那块青金石刻的是他的真名,那么正面的六芒星无疑代表的是他所属的组织——真的会是蓝溪阁吗?那个六芒星还有点不够精细,像是直接上手不打草稿就画的,如今已成体系的蓝溪阁会做出这种事吗?

他想起蓝河之前所说的“身不由己”,再...

© 姬川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