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川离

吾辈乃是杂食党!洁癖党慎fo!
欢迎喊我阿离或者离酱!

大龄萌新&玻璃心老年人
擅长挖坑与爬墙,产粮随缘~
立志(flag)成为甜文制造机☆
蟹蟹每个赞评推的小天使(・ิϖ・ิ)っ
欢迎提建议以及捉虫~

〖喻黄/双花〗不拆不逆!
主产〖叶蓝/喻黄/双花/韩张/江周〗
会有「肖戴」「林方」「包罗」「昊翔」「双鬼」「方王」「莫橙」「杜柔」「魏果」「乔高」出没~

还有一个「写遍全联盟CP」的flag☆
所以会时不时产冷CP的粮[放毒勿怪!]

主产全职,偶尔有其他同人掉落~

【揖盗录】「林方」〖E1〗(甜向)

☆金盆洗手林敬言,立下军令为方锐~
☆青梅竹马同门兄弟的过去~
☆十年来的爱恨纠葛不断~
_(:3」∠)_第一次写「林方」感觉写咸了QAQ
 

别人都是“新官上任三把火”,林敬言却是“新官上任一堆火”——没办法,这不一直有个家伙跟在他后面捣乱嘛。

作为已经金盆洗手成为捕快十年之久的林敬言,哦不,冷暗雷,冷大捕快,京城六扇门总部的“六骏”之一,每次辗转到一个地方去清理陈年旧案的时候,方锐就会在他上任的当天晚上纵火。虽说烧的一般是无主的破屋或是凶宅之类的,可不去管吧,又真的会出大事儿。

十年来,林敬言只有那么一次差点就抓到了方锐——

那是一年前,在林敬言抵达那座州府之前,方锐先洗劫了州府的库房,把钱财分给了城郊破庙及贫民窟的流浪乞丐与穷苦百姓,并假称知府大人要给他们安排去处,把人都骗到了城中心,然后放火烧了破庙和那一条街的草棚。

城外冲天的火光可把官员们都吓坏了。林敬言赶到时,方锐就盘腿坐在那条两边都是火龙的长街中央,支着下巴,一边啃着一只烤鸡腿。

林敬言吩咐其他官兵别轻举妄动,自己却冲着方锐缓步走去:“还不解气吗?”

他的语气还是一贯的温和从容,可听在方锐的耳中却是讽刺般的淡漠与疏离。他狠狠撕下最后一口鸡腿肉,把油腻腻的鸡骨头砸向了林敬言。

“嚓啦——”几道银光闪过,鸡骨头已经整齐地碎成了四五块,落在了林敬言的脚边,而他的右手上,赫然已经亮出了冷光凛冽的银爪。可林敬言的表情依然恬淡儒雅,不起波澜,只是微微皱起了眉。

“啧啧,师父要是知道你居然用‘一夜八荒’砍鸡骨头,恐怕都能气得掀了棺材盖吧。”方锐随手在裤子上蹭了蹭油,嘴里冷冷地说。

“阿锐,你究竟想做什么?只要我做得到的都可以,能不能别再添乱了?”林敬言手一翻,银爪消失不见,他又恢复成一副儒雅书生的模样。

“呵呵,只要你做得到?冷大捕快,你还真是好威风啊。我想要的九年前就已经说过了——跟我回江湖上去。”方锐不慌不忙地戴上蒙面用的黑色面巾,语气依然森冷,“真不明白你混在这一堆狗官里面有什么意思!”

林敬言的眸光黯了黯:“你明明知道的,唯这一条不可能。”

方锐还想争辩一句,却突然听到火场里传来了孩子的哭声,顿时变了脸色——怎么会?明明他清过场了,怎么还会有孩子在里面?

不过眼下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间,方锐一跺脚,蹿起来就折身冲进了火场。

他转身的瞬间,束发的发带在火光中飘扬,青色的藤上面还有点点血迹。林敬言下意识地怔住了,脚下也没了动作:“他居然还一直留着吗?”

草棚的屋顶在飞快地坍塌,伴随着火星簌簌地掉落。方锐施展轻功绝学,灵巧地从各个狭缝中有惊无险地穿过,终于找到了那个孩子,他却已经被烟尘呛得晕了过去。方锐急忙抱起他往外冲,却没有返回刚才的街道,而是从屋子的另一边攀出,到了另一条街道上——没想到却中了圈套。

眼前围了十五六人,个个举着搭了火星的箭瞄准了他,旁边还有个眉角有疤的统领,眼神阴鸷地一扬手:“射!”

好家伙!难不成这个孩子是个诱饵?故意引自己到这边来?

不过方锐还是将那孩子紧紧地护在怀中,结果没躲过其中两箭,便就地打了好几个滚才把身上的火熄掉。正当他暗自松了口气打算丢下孩子跑路的时候,突然觉得腹部一凉,顿时捂着肚子蹿了起来——这哪里是什么孩子?分明是个负责暗杀的杀手!还是会缩骨功的!

刚才还哭闹不止的“孩子”随着骨节的“咔咔”响已经迅速恢复成一个成年人的身高,他手里的短刀还在滴血,嘴里桀桀干笑了两声。

靠!要不是自己腹部刚好揣了点道具挡了一下,就被这家伙把肠子都要剜出来了!方锐在心底把这个杀手和那个统领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不敢恋战,转身竟是又冲进了火场。

置之死地而后生,方锐选择了这条路,却不代表他就有完全的把握。腹部的血流得有点多,再加上火场里烟灰扑面难以呼吸,方锐感觉自己走路都打晃,一个不小心就被两根房梁砸了胳膊——还好是贫民窟的房梁,这要是一般人家,直接就能去了他半条命。

“阿锐!”火光里出现了一个人影,却是方锐此时最不想看到的林敬言。他转身想再换个方向逃走,却脚下一绊,摔倒在地。林敬言急忙冲过来,银爪挥舞间挥去了不少木石碎屑,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来,左手一拎一挂,就把方锐背起来往外逃。其间,他能清楚地感觉到方锐的鲜血浸湿了自己的后背,顿时更加着急了。

“你放开我……不要你救……让我死了……算了……”方锐还在逞能,林敬言却不买账:“阿锐你别担心,马上就出去了!”

方锐的眼皮都快抬不起来了,可他依稀还是能看得到林敬言手里的银爪挥舞得虎虎生风。

一夜八荒啊,那可是一夜八荒啊,师父的武器,最后传给了大弟子林敬言。如今看来,林敬言倒也不算是辱没了一夜八荒的名头。

方锐这才明白,之前的九年林敬言压根没有使出全部实力来追捕他,要不然现在他在哪儿还真不好说呢。

林敬言就这样背着方锐逃出了火场,躲到了破庙三里外的树林里。不远处依旧火光冲天,可林敬言却丝毫没有着急,反而匆匆给方锐处理起伤口来。

“都说了不要管我……”方锐伸手想捂住腹部,却无法掩盖他有气无力的事实。

林敬言出乎意料地动作粗暴,直接拽开他的双手铐上了手铐。包扎好伤口以后,他还动作迅速地捏起方锐的下巴,把一颗褐色的丹药丢了进去。方锐忍不住咳了一声,丹药却已经下了肚,一股充沛的暖流很快便席卷了全身。方锐立马就清醒了许多:“你把浮屠丹给我吃了?”

林敬言缓缓解开手铐,却没回答他:“你快走吧,我得回去了。”

“师父明明只给了每个人一颗浮屠丹,给了我,你以后怎么办?”方锐爬起来想拽住他的衣角,却拉了个空,视线里只剩下林敬言后背上自己留下的一大滩血迹。

“师兄照顾师弟,不是理所当然吗?”林敬言没有回头,丢下一句话以后就快步朝前走了。

方锐愣了愣,突然喊了一句:“一年后我再来找你!公公正正地比试一场!谁赢了听谁的!”

“一言为定!”林敬言远远地应了一声。

火光渐暗,方锐转过身朝林中走去,发带却松开了,掉在他的身后,在落叶堆积的地面上发出轻响。方锐回身捡起发带,目光却游离着,回想起了无法忘却的往事……

他与林敬言都是呼啸门的弟子——其实呼啸门也就收了五个弟子而已。门主便是他们的师父,可师父叫什么名字却从来都没告诉过他们,外人也都只是称呼一声“呼啸门主”罢了。林敬言是大弟子,据说师父在捡到林敬言之后不久又捡到了方锐,又过了三年,陆陆续续又捡回来两个男孩一个女孩。

师父是个很儒雅的人,闲坐院中泼墨吟诗、赏花品茶,倒也像个才子——除了他那对太黑太浓的眉毛莫名有点让人忍俊不禁以外,一切都十分和谐。但实际上师父却是个暗器高手,擅长近身缠斗,狠厉毒辣,毫不软弱。

与师父一样外表儒雅的林敬言继承了师父的衣钵,学习了师父的暗器,并得到了师父的银爪“一夜八荒”。方锐和其他三人则是修习了师父挑选的武功秘籍。

回想起小时候,方锐和林敬言简直形影不离,而且常常是他做坏事,怂恿着林敬言一起——另外三个小豆丁实在是不好玩,还不如就两个人出去乐呵乐呵呢。

有一次,方锐在山脚下发现了一大丛毛豆,立即喊来林敬言把它们给拔了,点起一小堆火把毛豆烤了吃掉。两个人吃得饱饱的才意犹未尽地离开。谁知道当晚两个人就被师父叫过去训了一顿,说不能随便糟蹋穷苦百姓家的粮食。

“可那又不是有主的粮食……”方锐嘀咕道。

“师父,您别怪他,是我不好,我作为师兄没能带头……”林敬言急忙往前迈了一步。

师父若有所思地突然勾起了嘴角:“你们可知你们犯了多大的错?那火堆没灭,反而烧到了旁边的屋子,把一户五口之家活活烧死了。”

“怎么可能……”两个孩子都是大吃一惊。

方锐先反应过来,“扑通”一声跪下了:“师父,我一人做事一人当,您把我逐出师门吧!这事我自己去报官就行了!”

“这怎么行!是我作为师兄没能尽到责任!”林敬言刷的也跪下了,抬起手臂就横在了方锐的身前,“要罚就该先罚我这个大弟子!”

望着脸红彤彤的强忍着泪水的两个孩子,师父却突然笑了:“不过是我捡来的孤儿,你们何必苦苦相护?”

“同门师兄弟,自然是一家人!”林敬言答道。

方锐却气呼呼地推搡了他一下:“才不稀罕和你做师兄弟呢!你别想揽罪!”

“同门师兄弟,么……师兄弟尚且如此……”师父却喃喃自语了两句,挥手让他们出去,“今天的事儿是我胡扯的。你们以后可别随随便便玩火了啊!”

两个孩子这才破涕为笑,手拉手跑了出去。

后来两人大了些,就开始读书。趴在榻上看完《西游记》的时候,林敬言兴奋地说:“以后我混江湖要叫‘唐三打’!一打贪官污吏,二打为富不仁,三打大奸大恶!我要像唐三藏那样有我佛慈悲之心,又要像孙行者那样无畏无惧!”

枕着胳膊的方锐却鄙夷地瞥了林敬言一眼:“师兄,你也太天真了吧。照我看,这里面的一个个都没有好结果,那孙行者可是生生被磨去了棱角啊。我觉得还是要懂得变通比较好,能把鬼神都迷惑住了才算厉害。”

林敬言笑着答道:“人各有志嘛。”他低头翻了翻最后几页突然又惆怅起来:“阿锐,你说这之后,师徒几人一直都在一块儿吗?”

“谁知道呢,可能吧。”方锐翻了个身,望着窗外的葡萄藤。

“那我们师徒呢?”林敬言还不依不饶地问。

“师兄你是不是傻!小师妹肯定要嫁人的啊!”方锐翻了个白眼。

“说的也是……”林敬言有点遗憾地合上书,“要是一直在一起就好了。”

“先不说这个,葡萄是不是快熟了啊?”方锐翻身坐起来,指了指窗外,长发却散开了,被微风吹起。

林敬言忽然眸光一闪,想起古书上杂谈里写到的东西,蹭的跳下床,跑了出去。他费力地搬来梯子,砍下一段葡萄藤,煮了又煮,最后做成了一根发带——只可惜用小刀雕琢的时候划到了手,留下了几滴血迹。

“阿锐,喜欢吗?”林敬言笑嘻嘻地拿给方锐看,“要不要绑上试试?”

“随便你啦,真是多事儿……”方锐脸色微红,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吐槽了两句。

带着清酒气息的葡萄藤发带就这样束起了方锐的长发。虽然不是个小姑娘,可方锐还是觉得心底乐滋滋的。

“已经……十九年过去了吗?”方锐看着手上已经有些干裂的葡萄藤发带,微微叹息着。哪怕每年他都小心翼翼地煮了一下让它软化,可终究敌不过时间无情的流逝。

时间终究会改变一切吗?他和林敬言再也回不到从前了吗?

他真的好怀念在九年前,在林敬言金盆洗手之前,两人一起潇洒江湖的快意风光,“唐三打”与“鬼疑神迷”的组合简直让人闻风丧胆。不过混江湖以后,方锐也不再喊他“师兄”了,而是改口喊“老林”,说是听起来霸气一点。彼时,依旧一脸温和笑容的林敬言正缓缓擦掉银爪上的鲜血,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九年过去了,只有他还在锲而不舍地给林敬言“添乱”。三师弟和四师弟早已分别开起了镖局和武馆,喜欢舞刀弄枪的小师妹则嫁给了一个著名的铁匠高手,还生了一对龙凤胎,日子过得和和美美。

只剩下他,依旧在这望不见尽头的纠葛里苦苦挽留。

再做一次努力吧。方锐打算回去把师父留下的那本气功秘笈好好学一下,来赴一年之约。

~~~E篇未完待续~~~

 

PS:这是我写的第一篇「林方」,

希望没有太OOC吧……没吧……

长发方锐是什么样子啊???????

蜜汁喜欢方锐(可能觉得这个人很真吧)~

烤毛豆出自鲁迅先生的小学课文《社戏》~

葡萄藤手链出自小说《19岁的葡萄藤手链》~

 

作于20170814

文/离

 

===〖E2

评论
热度(7)
© 姬川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