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川离

吾辈乃是杂食党!洁癖党慎fo!
欢迎喊我阿离或者离酱!

大龄萌新&玻璃心老年人
擅长挖坑与爬墙,产粮随缘~
立志(flag)成为甜文制造机☆
蟹蟹每个赞评推的小天使(・ิϖ・ิ)っ
欢迎提建议以及捉虫~

〖喻黄/双花〗不拆不逆!
主产〖叶蓝/喻黄/双花/韩张/江周〗
会有「肖戴」「林方」「包罗」「昊翔」「双鬼」「方王」「莫橙」「杜柔」「魏果」「乔高」出没~

还有一个「写遍全联盟CP」的flag☆
所以会时不时产冷CP的粮[放毒勿怪!]

主产全职,偶尔有其他同人掉落~

【酌梦令】「叶蓝」7

☆将军叶X戏子蓝~
☆叶蓝only,前文见标题tag~
 _(:3」∠)_失踪人口除夕补更!

蓝河又学了两日桃花酿,正嘀咕着叶修为什么还不回来,就在第三天的清晨再次逮住了蹿上他窗台的叶修。

“这几天有没有想我啊?”叶修将窗户推开了一条窄缝,身形灵巧地钻了进来,轻盈地落在了床边。

“想着你可别欠我工钱!”蓝河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放心,过年还帮我干活儿,绝对要给你翻倍着来。”叶修说着竟是开始脱外袍。

“等等你要干什么!”蓝河警觉地往后一缩。

“我这么风尘仆仆地赶回来,给我补个觉也不行吗?”叶修扁了扁嘴,一脸很委屈的表情。

“你自己屋子没有床吗?”

“可没人暖被窝啊。”叶修理直气壮地说。他飞快地蹬掉了靴子,一步跨到床的内侧,不容分说地钻进了被窝。丝丝寒气一下子渗了进来,与此同时,蓝河还瞥见了叶修发间还未融化完的星点雪粒,不禁伸手去抚了抚他的发丝。

没想到叶修蹬鼻子上脸地就势把脑袋往他的怀里一顶。蓝河刚想推开他,却发现叶修已沉沉睡去,眉眼低垂,唇齿微开,手里还随意地勾住了他的手指。

看来是真的累了。蓝河心软了,便保持着同一个姿势一动不动,生怕吵醒了他。

结果今天这早餐倒是送得鬼鬼祟祟,人到门前了才大声吆喝了一句。

奇怪,不是邱非的声音。

蓝河还想着怎么阻止那人进来,来人就已经大大咧咧地进来了,手里的食盒随意地斜提着。不过就算他是小心捧来的,在看到蓝河床上鼓鼓囊囊的被子以后也是惊得摔了。

“猖狂戏子!竟敢这般愚弄叶——”

来人正是刘皓。可他还没说完,蓝河就匆匆扭过身对他“嘘”了一声,刘皓这才发现靠着蓝河的那个脑袋居然就是叶修!

“谁啊,大清早地这是牝鸡司晨吗?”叶修睡眼朦胧地往蓝河肩头上蹭了蹭,“我记得我可没养鸡。”

“是送饭的来了。”蓝河柔声细语地说,“没关系你接着睡你的。”

他堂堂刘副将,居然被这小戏子当成一个送饭的小厮!

刘皓只觉得心里憋了一口气,刚想辩解两句,却听到叶修又懒洋洋地说:“不急不急,中午带你去吃大餐。”

“哦好,那你就先退下吧。”蓝河理所当然地冲刘皓丢了个眼色。

刘皓阴沉着脸把饭盒一脚踢开,出了门去,却还听到蓝河嘀咕了一句“你们府里还有这么臭脾气的家丁啊”,差点恼得背过气去。

叶修轻笑一声,扯了扯被角,突然把蓝河拉进了被筒里。两人就这样被闷在被窝里,只留下顶上一道小缝透气。彼此呼吸的热息扑在脸上,湿湿麻麻的。

蓝河刚想逃离,叶修就捉住了他的手,郑重地开了口:“千机门那边的事情我解决了,虽不能保证永除后患,但短时间内你是安全的了。我打算安排邱非送你走,那些孩子我会想办法帮你安置的。但若是同你一起,目标就太大了。”

蓝河只觉得心被狠狠一揪,就好像一个上面盖了红布的宝箱,期待了很久终于揭掉了红布,却发现那宝箱不过是个破烂的碗橱。他不知道自己的期待从何而来,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竟让他喉咙一噎。他哽了半晌,脱口而出的却完全与他自己心里想的背道而驰:“你哪有那么大能耐,别是吹牛吧。”

“你跟老吴他们一起去南洋吧。或者你想去西洋也可以。”叶修认真地说。

“我才不想和那些金头发蓝眼睛的妖怪一起生活!”蓝河赌气地说。

“你就当他们是唱大戏的呗。”叶修好言相劝。

“唱戏?你是想说这又是我的老本行?不错,我就一个卑贱的戏子。我除了拿腔捏调地唱几句,其他什么都不会。”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觉得你能适应。”

“可你问过我的想法吗?你有问过我想走吗?”

叶修愣住了。他下意识地想握紧拳头,却发觉自己扣住了蓝河的手。

“你可别忘了。当时约好的是,我陪你演戏,你帮我撤了千机门的悬赏令。可现在你的事儿还没完呢。”蓝河定定地盯着他说,“才演到这里,你觉得就够了?我这么一走,福寿班的其他人呢?你若是被针对了,还能分出个三头六臂不成?”

叶修哑口无言。他想说他不怕针对,他想把除了自己以外的人全都送上远赴南洋的航船,留自己做最后一根高高悬起的桅杆,替他们最后再昭示一次风暴来临的方向。可他又是如此地期待蓝河开口拒绝,能留下来陪他继续赴汤蹈火。

这听起来真是自私又无情。自己凭什么要一个素不相识的人陪自己闹腾?

蓝河只当他被说服了,又“咄咄逼人”地凑近了些:“我不仅要继续干活儿,还得要你加工钱!”

叶修乐了,鬼使神差地也凑近了一点,鼻尖顶了顶蓝河的鼻尖:“你再这么漫天要价,我整个将军府赔给你都不够,我还得去卖身——啊不卖艺不卖身。”

蓝河被他的亲昵举动搅得心头微恼,便气呼呼地一掀被子:“说好的带我去吃大餐,赶快起床!”

叶修只得起了身。蓝河胡乱地把枕头被子推到一堆,却不小心让叶修看到了枕头上的两个大字,慌忙去挡。

“哟,枕头上写我名字是想干嘛?”叶修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揶揄道,“有这么想我?”

“你们练兵的沙包上不许写名字吗!”蓝河梗着脖子说,视线却不敢投向叶修。

“行了行了,还不穿衣,冻着了可不好。”叶修随手抓起一件衣服,手腕一抖,就盖到了蓝河身上。

蓝河气鼓鼓地拧了拧扣子,洗了把脸,又犹疑地问:“你那块护心镜还在吗?”

叶修哈哈大笑:“不用担心,她要是来了,我就带你跑路。”

蓝河:“……哼,还以为你能有什么长进。”

叶修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拉着他出了门,出府门时,还瞧见刘皓脸色乌青地站在廊下,不情不愿地行了个礼。

“街上可真热闹。”蓝河看着满目的红灯笼,不禁感叹年味儿好重。

“咱年夜饭去吴哥家里吃怎么样?”叶修揽着他的肩问道。

“就咱们四个?”

“还有邱非。”

“你是不是又想去骗桃花酿?”蓝河鄙夷地撇了撇嘴。

“我那怎么能叫骗?”叶修悠悠然说,“那叫光明正大地抢。”

蓝河翻翻白眼,又低声说:“不过……我想那些孩子们也能吃上个好饭。”

“那不如把吴哥他们请来,把孩子们也都接来?”叶修问道。

“会不会太麻烦你了?”蓝河心底寄人篱下的忧思又浮上了心头。

“不会不会。反正也没几个人。”叶修说着说着,目光就飘忽了起来。蓝河循着他的视线看去,这才发现,那个摊子卖的是冰糖裹山楂。摊子旁还有一群小孩儿在围着要买。

“哟,叶将军呐。”摊主热情地递给他一个纸袋,还给了两根竹签。叶修就开开心心地拨开封口,小心翼翼地戳起一枚送入口中。

“你喜欢吃这个?”蓝河好奇地问。

“嗯。我娘小时候经常给我买。”叶修一边说,一边往蓝河的嘴里也塞了一个。

蓝河被堵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慢慢地感受雪花似的糖粒在舌尖融化,牙尖磕开山楂的表皮,酸甜的滋味在口中漫开。他想起之前听说的事情,叶修孤苦伶仃的少年时代,是不是也就像这样怀念一颗冰糖裹山楂呢?

“西北可没有这东西。”叶修又感叹了一句。

“天天听你说西北,耳朵都快叨出茧子了。”蓝河吐掉籽儿,又问,“你是不喜欢西北吗?”

“西北……倒是比京城好处。呆在西北,这儿舒坦。”叶修指了指自己的心脏。

“要是可以不去的话,你会留下来吗?”蓝河顿住脚步,看向他。

叶修笑着摇摇头:“事儿总是要有人去做的。”

蓝河还在思量,叶修突然揽住他的腰,带他飞上了半空中,沿着屋檐轻点几下,蹿进了一家酒楼的三楼雅座隔间,里面是已经上好的一桌菜。

“这是谁已经点好的吗?”蓝河束手束脚地站在一旁。

“管他呢。快吃。”叶修说着,已经挟了一块猪蹄啃了起来。虽然架势很“潇洒”,可却自有一番气度,好像猪蹄自打盘古开天辟地以来就该这么啃的,那几根手指一点也没有习武之人的粗糙感,反而如玉凝脂一般,引人遐思。

“怎么,非得我试毒完毕吗?”叶修扯了扯嘴角。

蓝河回过神来,见叶修已经毫不客气地把菜都吃了个遍,才坐下慢悠悠地夹了一块烤鸭。

爆好吃!金黄脆嫩的酥皮,油汁浅溢的鸭肉,嘎吱作响的脆骨,焦脆糊香的骨头,蓝河一块吃完就已经忘了之前的顾虑了。

管他呢,反正是叶修先动的手!

也不晓得两人这是饿了几辈子的了,竟是把一桌菜吃了个七七八八。蓝河这边还打着嗝儿呢,叶修就揪着他往怀里一按,兜着头从窗户出去了。

“呜呜——你干嘛跑这么快?”

“没付账啊。”叶修眨巴眨巴眼睛,无辜地说。

蓝河刚要开口,却发现周围有一大群百姓都仰着头看他俩搂着站在一楼的屋檐上,顿时慌不择路地拉着叶修就跑。

“你是没带钱吗?”蓝河一边跑一边问,冷风灌了一衣领。

“没有!”叶修答得倒是爽快,“上次扔给你那刀也是的,没带钱。”

蓝河差点又噎着了,还真是个不操心的主。他回头一看,似乎还有人追来了,便又从屋顶上跳了几跳,落在一条胡同里,拉着叶修钻进了草垛。远远地听见有人声与脚步声传来,蓝河吓得大气都不敢出。结果人声到了跟前半天都没消失。只见一点一点的草杆从眼前被抽离。

蓝河正想着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走,就见脑袋旁的一簇草被吃了,还差点被牛舌头舔了一下。

“吃这么急是干什么?走走走。”那头牛被立刻赶到了一边。原来是牛主人牵着牛过来抱一堆草。蓝河刚想松一口气,就见眼前一堆草被抽走,顿时与牛主人来了个四目相对。

“跑!”叶修的声音响得仿佛炸雷一般,蓝河一激灵,蹿起来就跟着叶修跑走,留下了一脸茫然的牛主人。

结果叶修又带蓝河跑到了河边去摸鱼。他甚至还去捉了野鸡来烤了吃。

总算是没有人追来了。蓝河松了一口气,却还是有点惴惴不安:“不付钱真的行吗?”

叶修抚掌大笑:“放心,已经拿你的嫁妆付过了。”

“我的嫁妆?什么时候的事?”蓝河又羞又恼。

见叶修已经兜了底,邱非便从树后走了出来,一本正经地解释道:“那是将军勒索——啊不,责令千机门退还的悬赏令费用。刚才那顿大餐是将军早就定好的,不用担心。”

蓝河无语,这是故意逗他玩是吧。

叶修却察觉到了邱非神色中的犹疑:“还有什么事?”

“那个……皇上说,”邱非深吸了一口气,“下旨宣福寿班在年宴上表演,另外宣您去参加年宴,不得推脱。”

蓝河呆了呆,把目光投向了叶修:“这是……”

叶修点点头:“皇命难违。也只能这样了。”

三人回了将军府,叶修刚打发蓝河去歇息,转身又把邱非喊到了书房。

“将军找我?”

“嗯。”叶修的眸光映着烛火,飘忽不定,“你且随我去库房里寻一寻,我家的免死金牌。”

~~~未完待续~~~

 

PS:抱歉断更~以及今天还是没能写到宫中年宴,心塞……

祝各位小天使新年快乐、欧气爆棚!!!

祝新的一年里,你们站的CP都能甜甜蜜蜜、狗粮无限,你们喜欢的太太都能脑洞爆多、手速惊人、万事如意、KY退散,你们喜欢的作品能有更多的人吃下安利!

爱你们!!!

 

作于20180215

文/离

评论(6)
热度(45)
© 姬川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