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川离

吾辈乃是杂食党!洁癖党慎fo!
欢迎喊我阿离或者离酱!

大龄萌新&玻璃心老年人
擅长挖坑与爬墙,产粮随缘~
立志(flag)成为甜文制造机☆
蟹蟹每个赞评推的小天使(・ิϖ・ิ)っ
欢迎提建议以及捉虫~

〖喻黄/双花〗不拆不逆!
主产〖叶蓝/喻黄/双花/韩张/江周〗
会有「肖戴」「林方」「包罗」「昊翔」「双鬼」「方王」「莫橙」「杜柔」「魏果」「乔高」出没~

还有一个「写遍全联盟CP」的flag☆
所以会时不时产冷CP的粮[放毒勿怪!]

主产全职,偶尔有其他同人掉落~

【酌梦令】「叶蓝」2

☆将军叶X戏子蓝~
☆叶蓝only,前文见标题tag~

叶修眯了眯眼,正等着他们继续唱一折,没想到却换了那徐伯上来说书,说的还是“叶将军万人之中杀敌帅、一百散兵挫三十万敌军”这种不知道捧到了几重凌霄殿的内容,叶修听得都灌了五壶茶了,只见那引叶修上来的小二倚在大堂的角落里拼命憋笑。

叶修小声地嘀咕了一句“果然茶楼就是浪费银子”,正打算走,却见蓝河与另外几人又上了台,于是又默默地用脚把凳子勾了过来,靠近了栏杆。

“奴家为诸位献唱一曲《酌梦令》——”蓝河捏着嗓子说道,顿时一片喝彩声。旁边几人琵琶弦一拨,蓝河便哀哀婉婉地唱了起来:“酌水谓之百家邻,酌茶谓之祭子期,酌酒谓之江湖路,酌梦谓之相思凝……”

可惜叶修只欣赏到这儿就出了变故,上边的房梁突然扑簌簌地落下木屑和飞尘,抬头只见几个黑衣人一闪就消失了踪影。眼见那巨大的横梁就要倾塌下来,叶修踢开凳子,提气一纵,就站到了栏杆上,脚底一蹬,已是飞落到了戏台上,手里一捞,就把只顾着把其他人往一边推的蓝河给扯到了怀里,脚下飞快地腾挪,这才堪堪躲过了那滚落下来的横梁。一时间,整个茶楼鸦雀无声。

蓝河眨了眨眼,发觉自己被抱着,慌忙脱开身,然后冲着叶修行了个礼:“多谢大侠相救!”说罢就急急忙忙去帮忙安置伤员了。

“大侠?”叶修回味着这个词,饶有兴味地看着蓝河的背影。茶楼里的不少人都愣怔在原地,有一部分已经惊慌失措地跑出去了。茶楼老板匆匆跑出来打圆场:“烦请稍安勿躁!今日扰了诸位的雅兴,真是罪过,全场免单,就当是给大家赔罪了!这人一红啊就招人恨,这已经是福寿班这个月第三次遭罪了!大家伙放心,京兆尹一定会帮我们查出犯人的!今日之事还请诸位海涵!”

客人们这才纷纷收起异样的神色。甚至在此期间,戏台已经又收拾好了,说书人拍了拍长衫上的浮灰,登了上去。殷勤的店小二们都忙活了起来,手脚伶俐地给客人们换上了热茶。除了漏着光的天窗以外,一切又恢复如常。

蓝河在后台安顿好戏班子的人以后,还不放心地走到外边来瞅了两眼,正打算离开,却被一个店小二拽住了衣袖。

“小二哥,怎么了?”蓝河不动声色地把衣袖拽回来,脑海里却情不自禁地想起刚才那个“英雄救美”的大侠。

“你知道刚才救你的人是谁吗?”店小二贼兮兮地问。

“大概……大概是刚才送我佩剑的贵客吧?”蓝河一边说,一边摸出了怀里揣着的佩剑,可翻来覆去也没看到任何标志性的铭文,只镶嵌着几块宝石和玛瑙,看起来很值钱,可里面甚至都没有开刃,想来只是个彰显身份的装饰罢了——其实那只是叶修的下属好说歹说给他挂上去的撑场子的装饰,叶修也只好随他去了。

“你肯定猜不到,那位贵客就是叶将军!”店小二笑嘻嘻地说完就跑了。

“叶将军?”蓝河愣住了。

是那个辅佐先帝覆灭前朝的叶家?是那个父母双亡却毅然从军的少年将军?是那个战功赫赫万人称颂的叶将军吗?

若是作为一个普通的民众,恐怕对叶将军抱有的多半都是崇拜与敬爱吧?毕竟正是他率兵击退的外敌,保住了中原大地不受蛮夷欺凌——可偏偏自己是……

蓝河不禁心神有些恍惚。虽然久而久之忘却了故年往事,蓝河也常常会与其他客人一样听说书人吹那叶将军如何神威悍勇,也会与普通百姓一起为前线传来的大捷而欢呼雀跃,还会兴致勃勃地打听叶将军的各路八卦消息。可千万人口里的一个叶将军,终究还是云端上的叶将军。唯有刚才那个近在毫厘的怀抱,才让他有了那么一丝真实感。

手里的佩剑平静地躺着,一丝不苟的华丽反而昭示了它的稀松平常。

大概自己于他,也不过是个萍水相逢救下来的小戏子吧。

蓝河摇摇头,随意地把佩剑往怀里一揣,走到后台继续去忙活了。到了傍晚,正当他打算偷偷溜出去给小乞儿们送点东西时,外边跑进来一个店小二,脸上神色怪异,吞吞吐吐地说:“听说叶将军今天上朝的时候,皇上想把公主嫁给他呢……”

“这有什么好稀奇的,还不快去——”倚在一边柱子上嗑瓜子的掌柜不耐烦地摆摆手,却被店小二的下一句吓得瓜子掉了一地:“叶将军说他好男风,当场拒绝了!”

拒绝不拒绝倒不是重点,光是“好男风”三个字就把整个大堂惊得鸦雀无声。

“你——你怎么能这么编排叶将军呢?”回过神来的掌柜,走上去就开始揪店小二的耳朵,疼得他哇哇乱叫:“我真没瞎说,不信您老人家到街上去听听看!”

蓝河默默抖了一下衣袖,掩住那个装了熏肉的小篮子,悄悄走出了茶楼,趁着暮色跑到了城墙下,轻车熟路地找到了一个狗洞,身形一缩就钻了过去,丝毫没耽误地就朝山野里跑去,殊不知叶修已经偷偷地跟在了他的身后。

破庙里,小乞儿们正围着那个破土灶烤红薯,阵阵黑烟呛得他们不停咳嗽。见蓝河过来,顿时都欢脱地跳了起来,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叶修望着那一群困苦里挣扎着生活却依然笑得没心没肺的孩子们和温和耐心说着话的蓝河,只觉得眸子微微一热。不过他却没有去打扰他们,而是转身遁入山林里捉来两只野鸡,丢到了破庙外。

“咦,这是狐狸咬死的吧?”

“怎么会在这里?”

“会不会是山上有什么狐狸大仙啊?”

孩子们七嘴八舌地竟是凑出来一个狐狸大仙的传说。等他们说得口干舌燥以后,野鸡也烤好了,虽然没有盐巴和香油,却依然美味得令人难以置信。

而叶修则拎着两只狐狸回到了将军府。

“小邱,你知不知道京郊破庙的那些孩子们是怎么回事?”

“将军稍等,我去查查。”

不一会儿,邱非就带着消息回来了:“那些是前朝不少重臣家的子嗣,恰逢上次登基大赦天下就被留了一命。不过少有人敢光明正大地接济他们,他们就只好住在破庙里——将军,你这狐狸是……”

叶修居然在游廊的柱子上拴了两只狐狸,还煞有介事地拿根不知道是葱还是蒜的东西在逗它们。听到邱非问话,叶修懒洋洋地答道:“带回来的那些人呢?叫他们明天就上山抓野鸡去,抓回来让这狐狸咬死以后送到破庙去。还有,你安排人送点袄子去,现在也秋凉了。再送几口锅和灶吧……”

邱非急忙一一应下,告退时却忍不住在心里犯嘀咕:将军是中邪了么?感觉他对自己平日过活都没这么仔细地叨唠过,今天怎么就想起来管这回事了?

他匆匆走出院子,却还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两只窝窝囊囊简直快被逗得翻白眼的狐狸,不禁十分无语。有富家千金得到狐狸的,通常都是优雅地端坐在美人榻上给它顺毛——可叶将军这是在干嘛?驱邪吗?

不过他终究还是把这个指示传达了下去,却当即就遭到了刘皓的反对:“抓野鸡?小邱你没听错吧?怕不是将军被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上了身吧?”

就算是军队里的前辈也不能这样编排将军啊!邱非当即就冷了脸,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道:“刘副将慎言!这可是将军亲口下的命令,违者以军令论处!”说罢他就率先走掉了。

刘皓忿忿地拍了一下桌子,阴沉着脸也走了。这个恼人的邱非!仗着自己是叶修亲自带出来的兵,这么快就爬到和他一样的位子不算,还一点都不给他前辈应得的尊重!明明自己才是身经百战屡立奇功的好将才,却迟迟不能进一步升迁受封。叶修那个混蛋,还说自己“心浮气躁,不堪大任”,害得自己想转到御林军都不受待见!

气归气,事儿还是要办的,刘皓心念一转,嗅到了一点密情的味道,于是在抓野鸡以后格外留神,很快就发现这是给那群小乞儿准备的。

一群不知道能不能活过这个冬天的乞丐也值得他关心?叶修怎么会突然就这么婆婆妈妈了?

刘皓蹲守了三天才看到蓝河,一调查才知道竟是个戏子,突然想起了叶修在朝堂上说的那句“臣好男风已久”。难道那不是拒绝赐婚的托辞?

就在刘皓起疑之时,皇上赐到将军府的那些美姬们正没日没夜地用御赐的锦缎缝制给小乞儿们的衣裳,可以说是很“人尽其才、物尽其用”了。而叶大将军依然在院子里逗狐狸,今天用芹菜,明天用山药,后天用萝卜,搞得两只狐狸都蔫蔫的,连原本油光水滑的红毛都黯淡了下来,看得邱非好不心疼,常偷偷给它们加餐。

~~~未完待续~~~

 

PS:我这什么破习惯还跳着写……

下一集得捋袖子开始码了_(:з)∠)_

 

作于20180126

文/离

评论(15)
热度(63)
© 姬川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