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川离

吾辈乃是杂食党!洁癖党慎fo!
欢迎喊我阿离或者离酱!

大龄萌新&玻璃心老年人
擅长挖坑与爬墙,产粮随缘~
立志(flag)成为甜文制造机☆
蟹蟹每个赞评推的小天使(・ิϖ・ิ)っ
欢迎提建议以及捉虫~

〖喻黄/双花〗不拆不逆!
主产〖叶蓝/喻黄/双花/韩张/江周〗
会有「肖戴」「林方」「包罗」「昊翔」「双鬼」「方王」「莫橙」「杜柔」「魏果」「乔高」出没~

还有一个「写遍全联盟CP」的flag☆
所以会时不时产冷CP的粮[放毒勿怪!]

主产全职,偶尔有其他同人掉落~

【欢喜盅】「叶蓝」15

☆古风玄幻架空~
☆前文见标题tag~

蓝河这句话一出,叶修就怔住了。

曾经无数次在脑海中期待过,万一蓝河也有那么一丁点的可能,是喜欢他的呢?他想放在心尖尖上的这个小剑客,又会挑什么时机同他说呢?

每次叶修一想到这事,就会忍不住给自己泼冷水,告诫自己陷得越深就伤得越深。到头来他唯一想象过的,就是蓝河微红的脸,再无其他。

但绝不会是这样的情形——半身是血,气息不稳,眼里带着必死的决绝。

四象万仪阵里响起了阵阵兽吼与鸟鸣,正是真气化形而成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它们从四个方向扑腾而出,带着无数回旋的真气漩涡,仿佛万鸟朝凤、百兽来仪之景,壮观无比,令围观的百姓们都叹为观止。

而身处这阵眼的叶修却将这一切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他一直以来都觉得,从朝堂跑到江湖上确实是遂了他的快意人生。他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事会超出自己的掌控,一方面是对自己实力的自信,一方面却也是他的“无欲无求”。

什么教主,什么武林盟主,什么秘宝高位,他都不在乎。他也就觉得耍耍长矛挺有趣的,在武林大会夺个头筹也算是对人生的积极态度了,闲来无事去逗弄逗弄那些妖兽也怪好玩的。可却有两件事超出了他的预料,一件是十年前的故友之亡,让他头一次意识到了什么叫“天命不可违”;一件便是数月前蓝河的出现,让他再一次深刻懂得了什么叫“何处惹尘埃”。

翻云覆雨江湖路,愿得一人共轻裘。

叶修知道他动心了。他从未想过,在这莽莽江湖里居然还能遇到一个这般通透如玉的人。他本想今生就这样一个人潇洒自在地寻一处桃源度过余生,却碰到了想让他再入红尘的人。

蓝河,我何德何能,能得你这般青睐?

他轻轻捧起蓝河的发丝,将他揽进怀里,一边手忙脚乱地翻找出金疮药之类的东西,可手抖得连撕开蓝河肩上的衣服都做不到。

“叶修!他们在那里!”

兴欣的人终于出现在场边了,安文逸竟是与月中眠等人一同赶来的,而唐柔等人则在四象万仪阵里出力。月中眠等人七手八脚地将叶修和蓝河抬到了一边,让安文逸给他俩检查了一番,得出的结论是:叶修气血不畅,真气外散,不过因为苏沐橙用的是“雷声大雨点小”的招式,所以叶修休养个三天,喝点苦药汤就行了;蓝河有烛龙内甲护身,只有左胳膊伤得深了些,还好没伤到骨头,好好补补,一阵子也能好,之所以昏迷是因为吸入了妖兽梼杌身上的邪气,由乔一帆给他设个阵驱一下邪,大概会做个几天噩梦,也无甚大碍。

回到了兴欣客栈,众人闻言都不禁松了一口气,陈果差点又想过来拧叶修的耳朵:“你瞧瞧你,把人家蓝小哥吓得!”

“好好好,都是我不对!我保证以后不会再犯!真的!我摸着我的良心说!”叶修急忙抬手告饶,这话却换来了魏琛和方锐的一致翻白眼:“你就接着吹吧你!”

“行了行了,都歇着吧。”陈果把这三个又要互相损起来的家伙给掐灭了苗头。

包子帮忙把蓝河送到了三楼。叶修却没走,也在蓝河的身边躺了下来,握着他的手,一边望着窗外的明月——然后坐等其他人送饭。

“你说你有没有一点出息!”方锐把食盒一一摆开,回头一看,叶修竟然在嘴对嘴地喂蓝河喝排骨汤,差点吓得连筷子都摔了,“你你你,光天化日之下做什么呢?”

“喂我家夫人喝汤啊。”叶修理直气壮地说,“拿勺子喂容易呛着。”

方锐愤愤地关上门,然后下一顿就诓了魏琛来,接着魏琛又去诓乔一帆。没想到乔一帆神色如常地走了出来,魏琛不禁啧啧称奇,然后嚷着说下一顿该轮到罗辑了。

结果罗辑是抱着食盒冲出来的,吓得陈果跑上去教训叶修“不要带坏小孩子”。

方锐偷偷捣了一下乔一帆:“你就……没觉得……”

乔一帆疑惑地反问道:“前辈你说什么?”

方锐小声说:“就……就他俩喝汤……”

乔一帆一脸严肃:“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方锐顿时噎得说不出话来,魏琛在旁边笑得都快跌下板凳了:“孺子可教,兴欣有后了!”

陈果:“你们两个!今晚刷碗!”

三楼的叶修并没有注意到这些闹剧。后来的几顿又换成了包子来送,便没再出什么笑话了——包子勤快得连洗澡水都给打好了。

第三天的夜里,叶修刚要给蓝河擦洗身子,却发现他起了烧,便去唤来安文逸。

“没事,这是擦了药的正常现象。给他捂捂,出身汗便好了。”

叶修只好关上房门,坐在床边看着蓝河的睡脸,思考起来捂到什么地步才能给他退烧。手边只有夏日用的薄毯,这种天气就连他自己也只是包扎了一圈然后披了件外袍而已。

 

叶修独门秘诀之退烧

 

而惟愿这一场欢梦永无终结。

等到蓝河醒来,他已经穿戴整齐地坐在一辆马车里了,就连之前遗失的锦囊也被用新的细绳好好地穿起来挂在了他的脖子上。车窗外的日头很亮,看样子已经是午时了。

蓝河吃了一惊,急忙挑帘去问车夫:“我这是要去哪儿?”

车夫乐呵呵地又给马儿甩了一鞭子,下一句却让蓝河的心再次沉到了谷底:“叶先生说,送你回溪山城的蓝溪阁。”

~~~未完待续~~~

 

PS:现在是第二天了![安详.jpg]

 

作于2018015

文/离

 

评论(24)
热度(80)
© 姬川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