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川离

吾辈乃是杂食党!洁癖党慎fo!
欢迎喊我阿离或者离酱!

大龄萌新&玻璃心老年人
擅长挖坑与爬墙,产粮随缘~
立志(flag)成为甜文制造机☆
蟹蟹每个赞评推的小天使(・ิϖ・ิ)っ
欢迎提建议以及捉虫~

〖喻黄/双花〗不拆不逆!
主产〖叶蓝/喻黄/双花/韩张/江周〗
会有「肖戴」「林方」「包罗」「昊翔」「双鬼」「方王」「莫橙」「杜柔」「魏果」「乔高」出没~

还有一个「写遍全联盟CP」的flag☆
所以会时不时产冷CP的粮[放毒勿怪!]

主产全职,偶尔有其他同人掉落~

【欢喜盅】「叶蓝」14

☆古风玄幻架空~
☆前文见标题tag~

蓝河刚走,魏琛就赶回了客栈,瞧见众人的面色都不太好看,不由得吃了一惊。待弄清事情缘由后,魏琛的眉头也皱了起来:“这一时其他门派也赶不过来那么多人,放出这个消息,刘狗怕是知道来的都没什么精英高手吧。”

“那前辈一个人可怎么办?”乔一帆忐忑地握紧了腰间的剑。

“你们能打的几个先从陆路过去,不要声张,也先别进城门。我现在就渡江去轮回宗搬救兵。”魏琛吩咐完,又补了一句,“蓝河是自己人,莫要伤他。”说罢就又风尘仆仆地走了。

“我和小安、小罗留下,你们速速出发吧。”陈果也当机立断地要给众人收拾干粮。

安文逸却开口道:“我也去。不过你们不用顾着我的脚程,我自己去便可。”

陈果点头应允,帮他把药箱也拾掇了一番。

而此时蓝河已行了三分之一的路程。他还把兜里的银子掏了个空,央着船夫们能多快就多快,甚至还自己亲自上手跟着划桨。看这日头,能堪堪赶上都已经是万幸了。

杭城里,叶修正坐在一间茶肆里,同方锐吃着菜。

“老哥,你这四象万仪阵也太难了,叫我上哪儿去寻这么多高手来?且不说外门弟子够不够,你这主位上的四个,没有封神榜的人根本就使不出来。”方锐看着手里的图纸,皱着眉嚷嚷。

“你一个,沐橙一个,我一个,再费点口舌把孙翔给……”叶修还没说完,方锐就把筷子往桌上一拍:“他还不得和你打起来?”

“这点小事,方大神还要同我谦虚?”叶修气定神闲地继续吃菜。

“你妹啊!真是——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方锐见他毫不客气地把肉菜都要夹完了,急忙拿起筷子同他抢了起来。

叶修吃完以后就在一旁静静地喝茶。方锐盯着他瞧了半晌,直到自己不小心咬到了茶叶呛了一身茶水后,才忍不住又开了口:“我说,你这下午去,真没问题?”

叶修发出一声轻笑,想摸自己的烟枪却发现没带,只好摸了摸千机伞的外壳:“天塌下来也有我顶着。你只管摆阵去。”

“好吧。你多——你好自为之。”方锐刚要出口的“多保重”在看到了叶修优哉游哉的表情之后,又咬牙切齿地改成了“好自为之”。

申时,叶修准时赴约。这一次,刚刚勉强修葺好的凹谷比武台旁空无一人。四面倒是有不少来看热闹的百姓和各门各派的外门弟子,不过都躲得远远的,生怕又出什么幺蛾子。

叶修独自走上了比武台,脚印在身后卷起了漫漫黄沙,十分萧索。这原本该是酷暑的太阳,照下来竟满是清冷之意。

天地五行,真是遭了大罪了。

叶修足足等了半个时辰,刘皓才大摇大摆地从对面的山头现身,身边跟着包得只剩下眼睛露在外面的陈夜辉和其他几名同他相熟的内门弟子。

“哟,叶哥,来得可真够早的啊。”刘皓伸了个懒腰,伸手扣上外袍,一副刚起床的样子。

“你迟到了。”叶修不咸不淡地说。

“迟到?叶哥你可真会说笑。都走这么长时间了,还想对我说教?”刘皓揉揉鼻子,笑得很是张狂。

“你身为嘉世教的带头人,自然要做表率。”叶修平静地说。

“嗬,叶哥也知道,现在的带头人不是你啦!哎哟,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刘皓拍起手来,假模假样地鼓起掌来,“不耽误时间了。我可是很期待叶哥辣手摧花呢!”

说罢,他向旁边一让,身后走出来一位衣衫飘逸、发若流云的倾城美人,只是美丽之中带着六分英气、两分薄愁,手臂上架着一个暗红色的粗筒火铳,盘起的长发上还有一根坠着银铃的碧玉簪。那女子抬起头时,面纱被风掀动,她索性扯下来随手扔了,露出了一双哭肿了的眼睛。

正是苏沐橙。

叶修凝目望去,不觉也是一怔。

苏沐橙一步一步走得极慢,一直走到了比武台上才开了口:“邱非和闻理被他们关起来了,没找到在哪儿。他说我若是不出场与你比试,就要杀了他俩。”

叶修了然地点点头,伸手拍了拍心口,示意她不要担心,还冲她眨了眨眼。

苏沐橙破涕为笑:“好。”说罢她就抬起了炮口,瞄准了叶修。叶修也撑开千机伞挡在了身前。

苏沐橙接连三炮过去,炸得满场黄沙弥漫。没想到风烟散尽之后,叶修却撑着千机伞半跪在地,还一边不停地咳血。他身上外袍尽毁,留下了不少烧灼的痕迹,看样子竟是只出动真气挡了一番,根本就没有撑开千机伞。

“叶修!”苏沐橙花容失色,急忙跑过去,叶修却在她离自己三步远的时候摆手让她停下,一边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满场的看客也都噤了声,目不转睛地盯着场内,只见叶修努力站直了身体,深吸了一口气,真气外放,把自己的声音传到了四面的山坡上——

“刚才三炮,是我叶修该受的。”

“第一炮,是我没尽到教主责任,放任了教众为非作歹,搅得人间乌烟瘴气。”

“第二炮,是我没尽到武林盟主的责任,疏了对嘉印山的看护,平白累得那么多百姓受伤。”

“第三炮,是我没尽到一个修道之人的责任,我不否认我叛教另投,虽事出有因,但道义有亏。”

“我叶修,在此给天下赔罪了。”

说罢,他弯腰一鞠到底,忍不住又开始咳血,身形摇摇欲坠。苏沐橙急忙跑过去扶起他,泪水糊了一脸:“你为什么不躲?为什么不用千机伞?”

“傻孩子……要是知道吞日伤了千机伞……我就是死了……你哥也不会放过我的……咳咳……”叶修挤出了一丝笑意,抬起手想去摸苏沐橙的头。

“你才傻……”苏沐橙已是泣不成声。

就在这时,山头上又出现了一个身影,正一步一个趔趄地拖着两个人走过来——却是孙翔。

就在半个时辰之前,孙翔总算是找到了关押邱非和闻理的水牢,救他俩出来的时候还火冒三丈:“那家伙真是人面兽心!我还以为你们被关在地牢里,怎么找也找不到!这哪里是能住的地方!”

邱非和闻理虽然很诧异来救他们的是孙翔,但还是真诚地道了谢。

“哼,我可不是特地要来救你们的。要不是苏沐橙苦苦求我,我才懒得管你们呢!”孙翔说着丢给两人干净的衣衫叫他们速速换上,“这衣服就不用还了。我多得是!”

邱非和闻理心头一热,拼命憋着笑。换好了衣服后,孙翔发现两人身上还有些伤口发炎化脓没处理,可门派里的医师又被刘皓带走了,信任不得,竟干脆拖着这两个少年到了比武台这里来。

见到邱非和闻理被救出来了,苏沐橙和叶修也放下心来。却见孙翔毫不犹豫地把邱非和闻理扔在地上,取下背着的却邪就朝刘皓刺去:“关人关水牢?这就是你对待内门弟子的态度?看我今天教教你‘孙子’的‘孙’怎么写!”

他的声音一点都没压着,满场都听见了,顿时哗然一片。

叶修不禁莞尔:“是不是得找个人教教他怎么挤兑人?这样出去可不行啊。”

苏沐橙点点头也笑了,孙翔却又朝她喊话了:“喂!你求我的事我可已经办好了!他们两个还有伤没治,你快点带他们走!”

叶修拍拍苏沐橙的肩,示意她快走:“我这里无妨,你先带他们去。”

苏沐橙还在犹豫,突然转头看见蓝河从人堆里挤出来,正跌跌撞撞地朝这里跑来,不禁也笑了:“既然嫂子来了,那我可就先走了。”说罢,她将吞日往肩上一扛,朝邱非那里跑去。

蓝河急匆匆地跑上了比武台,看到叶修身上溅的血迹,顿时眼眶一红:“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他正努力架起叶修的肩膀想扶他离开之时,地面又震了三震。叶修眸光一凝,急忙推开蓝河:“你快走!是梼杌!”

果然,刘皓所站的方位出现了一只没见过的妖兽。叶修喃喃道:“人面虎足,猪口犬毛,尾长丈八……这家伙竟然堕妖了吗?”

叶修所念的正是古籍中对于梼杌的记载。可上一次他见到的梼杌并不是这副容貌——它此刻的“人面”已俨然是刘皓的样貌了!再一看原地,哪里还有刘皓的影子?

那梼杌嘶吼了一声,甩着尾巴,伴着阵阵悚人的怪叫朝比武台冲过来:“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门派教主都不肯予我,那我把这天下都吃了也无妨!”

蓝河站在一旁,却呆愣着没有走。他也未曾想到,一个人竟然会为了私欲而甘愿堕妖。这可是上古凶兽啊,废了一生善果放弃往生,真的值得吗?

叶修瞥见魏琛领着周泽楷和江波涛过来,急忙大喊了一声:“方锐!先起阵!”魏琛闻言便也朝方锐那边靠拢。孙翔愣了一下,也跟着跑了过去。

叶修这才放下心来。四象万仪阵就算没有他也能顺利起阵了。

一直吊着的心突然一松,他忍不住又是咳了两口血,这才发觉蓝河还警觉地横剑站在他身前,提防着可能出现的突袭,不禁皱紧了眉头:“你还不快走!”

“我若是不走,你就会再一次地偷偷把我丢下吗?”蓝河背对着他,却身姿如松,语气如兰。这句话虽然轻得像一阵风,却重得像一柄千斤锤,砸在了叶修的心上。

蓝河的长发如丝,掠过他的脸颊,叶修一时竟是哑口无言。

那边的四象万仪阵正徐徐聚起真气,正是各就位的时候,苏沐橙也先走了一步,竟没有哪个人能腾出手来劝劝这个小剑客。叶修只觉头疼。他知道自己此刻气血不畅,运不得真气,确实拼不过梼杌,但只要四象万仪阵及时赶得上就——

叶修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这梼杌和刘皓合为一体,那可是还得算上刘皓的功力。只见梼杌凌空踏过的地方都漾起了一圈圈暗黑色的波纹,竟是比他预想的速度快了数倍就到了跟前。

——那一瞬间,叶修感觉他什么都听不见了,只能看着蓝河的动作在他眼中放慢了数十倍,手里的长剑在空气中划过一个漂亮的弧线,侧身挡在了他的身前,而梼杌的利爪就那样撕上了蓝河的胸膛,血盆大口也咬上了蓝河的左肩。

——可即便是这样,叶修伸出去的手都没能抓住蓝河。

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了灰白,只剩下了蓝河这一抹色彩,水蓝色的长袍被刮得猎猎作响,衣角划过他的脸庞,带着丝丝的痒意。那扬起的长发,曾被他无数个夜晚捧在手心里把玩。

是绝色。

是人间绝色。

若他一去,人间再无真绝色。

蓝河向后倒在了叶修的怀里,鲜血转瞬就将他水蓝色的衣衫染成了鲜红。而四象万仪阵终于发出了惊天动地的一击,将梼杌卷入了真气的绞杀网中。

叶修抱着蓝河,颤抖的手怎么都握不住蓝河的剑。

“你这是何苦——”

蓝河微微抬了抬眼皮,竟是笑了出来,艰难地吐出了一句话。

“因为——我……心悦于……你啊……”

~~~未完待续~~~

 

PS:今天没更新了,大家不用等了!

下集开车!给我点时间肝一肝!

(开车可累了![理直气壮.jpg])

 

作于2018014

文/离

评论(22)
热度(79)
© 姬川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