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川离

吾辈乃是杂食党!洁癖党慎fo!
欢迎喊我阿离或者离酱!

大龄萌新&玻璃心老年人
擅长挖坑与爬墙,产粮随缘~
立志(flag)成为甜文制造机☆
蟹蟹每个赞评推的小天使(・ิϖ・ิ)っ
欢迎提建议以及捉虫~

〖喻黄/双花〗不拆不逆!
主产〖叶蓝/喻黄/双花/韩张/江周〗
会有「肖戴」「林方」「包罗」「昊翔」「双鬼」「方王」「莫橙」「杜柔」「魏果」「乔高」出没~

还有一个「写遍全联盟CP」的flag☆
所以会时不时产冷CP的粮[放毒勿怪!]

主产全职,偶尔有其他同人掉落~

【我的狮子座男友】「双花」(甜向)

☆祝0817大孙19岁生日快乐!!!
☆本篇时间线在退役之后~~
☆双花永远是最好的双花!!!
☆大孙的表白:“先天下之乐而乐”~~~

翻着日历,张佳乐突然发现,已经快七月半了。

“很快就是狮子座的季节了,大孙的生日也要到了。今年是退役后的第一年,正好可以多花点心思呢。”

张佳乐轻手轻脚地把日历挂回墙上,没有在八月十七上面画个圈,而是默默掏出了手机设置了备忘录。

“说起来,联盟里面不止大孙一个狮子座吧……”他翻开QQ的生日提醒服务,看到了楚云秀和黄少天,“好像兴欣的美女老板娘也是狮子座来着?唔,不过楚云秀和那个美女老板娘一点都不像狮子……”

脑海里突然跳出来“母老虎”三个字,吓得他赶快甩甩头:“多好的小姐姐们,怎么会是母老虎呢?想多了想多了……不过黄少天也不像嘛,狮子哪有那么多话——照他伺机而动的性子,更像猎豹吧?”

想着想着,他打开了之前包荣兴发给他的权威星座网站的链接,翻到了狮子座的页面:“……开朗直率、热忱慷慨、爽朗乐观……这不就是我们家大孙嘛!”

张佳乐心满意足地把其他三人排除以后,得出的结论是:“果然我们家大孙最像狮子了!健壮的体格,宽广的胸怀,威严的气势——抱起来也软乎乎毛茸茸的像狮子……”他乐滋滋地脑补了一下孙哲平有着紧实肌肉的腰身,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随即狠狠拧了自己一把:“张佳乐!忙重点!先大概考虑一下做什么吧!”

于是他立即跑进房间打开了电脑,桌面上却跳出了一只小狮子——瑞星杀毒软件的小狮子,会在桌面玩闹奔走,还会打盹儿。

其实现在的杀毒软件已经更新换代很多次了,瑞星杀毒软件也不那么流行了。可张佳乐依然没有卸载它,甚至这款还是很老旧的一款了——只因为,这是他与孙哲平相遇的那年,在他抱怨电脑总是卡机的时候,孙哲平送给他的正版软件。

这是第几个年头了?张佳乐没有数。从他进入百花,离开百花,进入霸图,离开霸图,这只小狮子就一直陪着他。每次看见这只小狮子,张佳乐就会记起初见孙哲平时他说的那句:“嘿,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来个组合?”,也会想起在那场混战中重逢时他淡然的问句:“你在害怕什么?既然已经决定挥别过去,为什么还要留下一丝软弱?”,更会念念不忘一年前他们在机场碰面时的约定:“再来一年,退役见。”

张佳乐知道自己内心深处有那么一点软弱。即便是他拼尽勇气做出了选择,可心痛还是难免的——比自己理智多了的大孙恰在那时点醒了自己。虽然最后他也没能夺得一次联盟的冠军,可拼搏过、选择过、顿悟过,他不后悔。

更何况,这只小狮子一直都在,大孙也一直都在呢。

张佳乐不禁勾了勾唇,点开了网页,把附近好玩的地方都翻了个遍。接着他又登上了QQ,给一群人私戳了消息,于是得到了非常“慷慨”的帮助。

“没问题,我现在就整理个公告出来,今晚就发消息把孙前辈喊过来。一个月时间对吧?”楼冠宁回了个戴墨镜的表情,“放心,绝对不会穿帮!坚决把孙前辈留到那天!”

接着,韩文清那边也回了消息:“准假,不过九月要加班。”

张佳乐悲痛地回了句“好。”

然后,当孙哲平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笑得贼兮兮的张佳乐。

“乐乐,有什么喜事吗?”孙哲平围上围裙,手里提着锅铲,很是犹疑地看着傻笑的张佳乐。

“你回来就是喜事!”张佳乐笑着说,压根没发觉自己一脸“神神秘秘”的样子。他还开心地在厨房里兜了个圈,结果脑袋撞到了微波炉。

“哎你真是……”孙哲平无语地瞥了他一眼。

恰在这时,孙哲平的手机响了。他摸出来一看,不禁皱起了眉:“乐乐,义斩训练营那边喊我过去做指导,一个月时间。你在家能照顾好自己吗?”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当然可以!”张佳乐努力按捺住内心的雀跃,表现出“大义凛然”的模样,“大孙,你就安心去玩吧!”

孙哲平挑了挑眉,没有反驳。

结果,送孙哲平上飞机以后,张佳乐也拖着行李箱上路了——

他先后辗转去了广州、武汉、南京、上海,在喻文州的帮忙下勾勒了一个穿小狮子衣服的孙哲平小人图案,又在戴妍琦的指导下上了色、添了背景。

当然,他逗留的更重要的目的是——学做菜!

江波涛一副居家好男人的形象,做菜做得好他觉得理所当然,可没想到大家给他推荐的另外两个师父居然是刘小别和唐昊……嘛,总之差不多能凑一个烛光晚餐的分量了,虽然自己的手艺肯定不如大孙,但突击训练了这么些天,也总该能入口了。

最后在上海的时候,周泽楷和江波涛还带他去了电玩城玩抓娃娃机。

在张佳乐连抓三次失败以后,他开始怀疑这两人来看他笑话的,因为周泽楷此时就默默地看着他,一言不发。

“他的意思是,没关系,有他在。”江波涛赔笑着解释。

张佳乐委屈巴巴地蹲到墙角种蘑菇,周泽楷那个眼神怎么都是想说他菜嘛!

还好最后周泽楷抓到了一个,啊不,是一整个抓娃娃机里面的小狮子玩偶,这才让幽怨的张佳乐恢复了神采。江波涛还“非常好心”地帮他寄了快递。

等张佳乐回到家,还收到了微草寄来的中药包裹。

“你不会真把你们微草当卖药了的吧?”张佳乐十分无语地私戳了王杰希。

“放心,你会感谢我的。”王杰希回了一句。

张佳乐默默看了看药包里的成分,不禁脸一红:啧啧啧,难怪说王杰希可以评得上第五大战术师……

等苏沐橙和楚云秀帮他参考并定制了“生日特别行程”之后,张佳乐还是觉得少了点什么。

他在文件夹里翻来翻去,突然注意到了一个黄少天之前发来的MP3文件——那是黄少天偷偷录的包荣兴唱的《狮子座》,然后张佳乐听完表示一年都不想再听到这首歌了。

对了,有什么歌可以唱给大孙听呢?明明作为云南这么浪漫的地方土生土长的天生歌者,到现在还没有特地给大孙唱过歌呢!

嗯,要符合大孙气质,带点古风最好了……张佳乐在网页上转悠了一圈,敲定了周杰伦的《红尘客栈》,可却突然异想天开想要自己改词:“……要不问问新杰?”

非常靠谱的张新杰给他整理了一份古诗词名句加注解让他自己选,于是乐乐同学就陷入了昏天黑地的“填词模式”——

“这里要押韵?”

“这个词不好。”

“不符合大孙气质。”

“再加点故事比较好。”

张佳乐左改右改,老是觉得不满意。眼见着都八月十五的晚上了,他还在纠结后两段的词,最后居然趴在电脑桌上睡着了。

而孙哲平却在这时候回家了。他紧赶慢赶还是把义斩训练营的课程给提前一天结束了,趁楼冠宁他们一个不留神,拖起行李箱就走人。

当他看到睡着的张佳乐时,不禁皱了皱眉,给他披上了一条薄毯。看了看屋子里各种准备好的东西,孙哲平忍不住暗笑,难怪要把自己支开,敢情是串通好了的啊。

接着,他的目光瞥见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歌词吗?‘繁花客栈’?”孙哲平轻轻抽出张佳乐手边的稿纸,瞟了几眼,看到了最下面的几行涂了又改的歌词:“……平生风雨任纷扰,所思不在远道?不太对吧?”

孙哲平又拿起旁边的一叠打印出来的资料,看到上面有不少句子被画了波浪线或是圈圈点点:比如《岳阳楼记》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浪淘沙令》的“一晌贪欢”,《离骚》的“高余冠之岌岌兮,长余佩之陆离”,《诗经》的“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孔雀东南飞》的“蒲苇纫如丝,磐石无转移”,《夜宿山寺》的“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蝶恋花》的“独倚危楼风细细”,《迓使客出郊夜归过市楼》的“隔帘红烛醉更深”,《古诗十九首》的“采之欲遗谁,所思在远道”,《定风波》的“一蓑烟雨任平生”,《滕王阁序》的“不坠青云之志”,《钗头凤》的“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孙哲平的目光更柔和了。他看了一眼熟睡的张佳乐,轻轻拿起笔,把“帘中红烛摇,帘外与同袍”的“帘”改成了“帐”,把“恋贪欢”改成了“爱贪欢”,又在最后一行添上一句“佳期如梦难逃”,这才噙着笑意放下了纸笔。

他故意将字写得歪歪扭扭,因为张佳乐在困倦状态下写的字也是歪歪扭扭的,这样总该不会被发现了吧。

孙哲平带着一种“做坏事得逞”的好心情,蹑手蹑脚地又离开了家,给楼冠宁和张佳乐留了消息说自己被堵在路上,这才让两人“放下心来”。

终于,张佳乐期待已久的八月十六的晚上终于到来了。当孙哲平拖着“空空荡荡”的行李箱进门时,看到的就是“传说中的烛光晚餐”——虽然是用LED灯代替的,不过也很浪漫啦。精致的餐具,印花的桌布,令人食指大动的佳肴,还有地上一圈小狮子玩偶和手绘的狮子小人儿——孙哲平忍俊不禁,腹诽这是谁教他的。

张佳乐却已经十分“绅士”地冲过来,克制了自己想抱抱大孙的冲动,非常礼貌地“请他上座”——嘛,结果最后还是演变成了两个人互相喂菜。

后来联盟众人听说以后,很是庆幸当时没怂恿张佳乐开直播——要不然可就是特地端着狗盆等发粮了呢。

吃完饭,张佳乐不知道拽了哪里的细线,立即引动了机关,客厅里彩光闪烁,音响也被打开了,顿时一派KTV的气氛。张佳乐拿过话筒,照着一张叠在手心里的小卡片,扬声唱了起来:“

繁花的写意 是多娇

血景的真名 叫荣耀

一柄重剑把联盟横扫 挽狂涛

喜物 悲己 论道

天涯 不值得我们厮杀

你说情分 斩不断才是佳话

少年胆气登危楼不摘星辰 不卸甲

下一个盛夏 再回家

孙山运 范进名 谁料

折长戟沉沙 壮志犹未消

平生风雨任纷扰 我辈岂是蓬蒿

爱贪欢不止今宵 我却只为你折腰

帐中红烛摇 帐外与同袍

佳期如梦难逃 山海誓 乐在尘世逍遥……”

唱完以后,张佳乐低着头都不敢看孙哲平。他觉得自己这词填得好糟糕,韵脚也没有押得全,可这已经是他最大的努力了——真的,这可比让他去单挑叶不修要难多了。

“唱得很好,我很喜欢。”孙哲平不失时机地夸赞了一句,还揉了揉张佳乐的头发。

“你……你喜欢就好。”到了嘴边的一大堆说辞最后全被张佳乐吞了。

“不过,这歌应该我来唱才对。”孙哲平却又意味深长地说,还伸手点了点后一半歌词的几个字。

张佳乐仔细看去,念出了几个开头的字:“孙、折、平、我、爱、帐、佳、乐……”

念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张佳乐的声音就已然小了下去。他抬起头,目瞪口呆地看着孙哲平,脸色以极快的速度刷的染上了一层红晕:“这……这歌词不会是你改的吧?”

孙哲平好看的眉毛扬了扬,笑意更浓:“唯有喜欢你这件事,我是绝对要‘先天下之乐而乐’的。”

狮子座也会这么油嘴滑舌,呸,甜言蜜语吗?

张佳乐有些懵了。包荣兴给他的“权威星座网站”上可不是这么写的啊。

“怎么?乐乐是有别的想法?”孙哲平靠近了一步,长臂一伸,在张佳乐以为他要抱自己的时候,“啪”地摁到了墙上,嘴角的笑意越发耐人寻味,就好像盯紧了猎物的猎人一样。

被限制在臂弯里狭小空间的张佳乐,望着近在毫厘的孙哲平,目不转睛。客厅里的彩光就这样打着转儿,从他们彼此的眼角眉梢掠过,留下流光溢彩的幻影。张佳乐更是忍不住呼吸一滞——此时此刻的孙哲平,好像更如梦如幻了一些,如同召唤着他一般,成为他想要紧紧揽入怀中的梦境。

孙哲平,孙哲平,孙哲平。

他满心满眼都是孙哲平。

开朗直率的孙哲平,热忱慷慨的孙哲平,爽朗乐观的孙哲平,温柔顾家的孙哲平。

甚至会说甜言蜜语的孙哲平。

可只会对他一个人说甜言蜜语的孙哲平。

还是把他放在全天下人之前来疼爱的孙哲平。

张佳乐也笑了。他没有从孙哲平的臂弯中逃离,反而靠近了一步,抱住了孙哲平。

明明是星座网站写漏了嘛。这么好这么棒这么可爱的狮子座就是存在的嘛。

比如他的孙哲平,只属于他的孙哲平。

张佳乐揪住孙哲平的白衬衫,脑袋在他的胸膛上蹭了蹭。

“有一个狮子座男友最棒了!”

~~~全文完~~~

 

PS:这篇总觉得写得莫名水水的(捂脸)

求不嫌弃QAQ以及文末是尬诗一首~

以及暗戳戳表白一下大孙主页君的头像~

小哥哥cos的大孙真的帅炸我的屏幕~~~

 

作于20170816

文/离

 

=====尬诗在此=====

【与同袍】

繁花写意有多娇,血景之处皆荣耀。

一柄重剑联盟扫,燃尽热血挽狂涛。

百花缭乱乱成春,落花狼藉藉风尘。

少年胆气登危楼,星辰未摘不归城。

物喜己悲不论道,折戟沉沙志未消。

平生风雨任纷扰,我辈岂可是蓬蒿?

佳期如梦山海誓,换了人间自逍遥。

今宵贪欢此处寻,何日再来与同袍?

(捂脸逃)

 

===另一篇古风「双花」【只羡鸳鸯不羡仙

评论(8)
热度(31)
© 姬川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