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川离

吾辈乃是杂食党!洁癖党慎fo!
欢迎喊我阿离或者离酱!

大龄萌新&玻璃心老年人
擅长挖坑与爬墙,产粮随缘~
立志(flag)成为甜文制造机☆
蟹蟹每个赞评推的小天使(・ิϖ・ิ)っ
欢迎提建议以及捉虫~

〖喻黄/双花〗不拆不逆!
主产〖叶蓝/喻黄/双花/韩张/江周〗
会有「肖戴」「林方」「包罗」「昊翔」「双鬼」「方王」「莫橙」「杜柔」「魏果」「乔高」出没~

还有一个「写遍全联盟CP」的flag☆
所以会时不时产冷CP的粮[放毒勿怪!]

主产全职,偶尔有其他同人掉落~

【抓娃娃机终结者】「江周」(甜向!)

☆江周主场,没开车
☆肖戴CP预警!!!
☆好吧其实里面有真车( •̀∀•́ )

这一天,轮回主场对雷霆的比赛打成了平局。赛后,两队队员都各自散去做些休整。雷霆也没有立刻登上返程的飞机,而是四处闲逛了起来。

于是等周泽楷反应过来时,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在赛场的走廊上了。

江波涛呢?他去哪儿了?

周泽楷摸了摸衣兜,发现自己忘了带手机,看来只能自己默默地回俱乐部了。

途经一条熙熙攘攘的小吃街时,周泽楷瞟了一眼,突然注意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江波涛!

这条街这么近,也没必要赶这周末人挤人的时候过来玩吧?

周泽楷虽然告诉自己不用在意,但还是忍不住挤进了人群。他突然有点好奇,江波涛丢下他是想去做些什么?为什么没有带他一起呢?

好在周泽楷同学还知道跟踪人需要竖起衣领并且稍微弯弯腰,要不然早就被疯狂的粉丝给围住了。

层层叠叠的人群推来搡去,即便是他181的身高,也有点够呛。等他终于锁定江波涛的行踪时,他突然就明白了为什么要躲着他——江波涛正在一家摆满抓娃娃机的店里努力地对付一只皮卡丘。他的脸都要贴到玻璃上了,纠结的表情让人看了真是忍俊不禁……

可惜就是抓不上来。

再看看旁边一对又一对的情侣和一堆又一堆的闺蜜团以及空气中仿佛都能实体化的粉红泡泡,江波涛的身影就显得格外突兀。

“先生,你是抓了送给女朋友吗?”热情的店长小哥还过来搭讪。

“不不不……”江波涛极力撇清。他似乎想解释什么,可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先生,没币了可以到这边机子上兑换哦。”店长小哥看出了他的窘迫,于是“好心”地提醒了一句就离开了。

江波涛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走到自助机那里兑换游戏币。随着“铛啷啷”的响声,江波涛的脸上还露出了很肉痛的苦涩。

还是没抓到。周泽楷在门外看着都着急得要命。但他觉得,既然江波涛是特意没有喊上自己,那自己还是不要让他为难比较好。

眼看着江波涛抓不到皮卡丘,又去其他的抓娃娃机碰运气,可最后都失败了。

再一次兑币,周泽楷看到江波涛抓着钱包的手都在抖,差点就没忍住冲了出去。

江波涛浑然不觉他在门外,仍然走向那台皮卡丘的机子抓了起来。总算是天道酬勤,啊不,是皇天不负有心人,最后一次终于抓出来一个皮卡丘。

“125块钱的娃娃……”江波涛叹息了一声,拿着皮卡丘走出店门外,隐藏在背光的玻璃门另一边的周泽楷被他华丽丽地忽视了。

不过周泽楷总算是放下了心,正打算继续跟上去的时候却被几个妹子拦住了:“请问——你是周泽楷吗?”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随即他就被一堆求签名的粉丝团团围住了。等他回到俱乐部时,江波涛早就回来了。不过周泽楷却没有在他的房间里看到那个皮卡丘。

也是嘛,估计是被他好好地藏起来了吧。其实大男生喜欢布娃娃也没什么错,他也觉得那个皮卡丘很可爱啊——不过,自己以后是不是可以做点什么?

于是周泽楷陷入了沉思,然后决定去抓各种娃娃回来送给江波涛。

怎么能负了“枪王”的名头呢?

于是第二天开始,轮回众人就发现,他们沉默寡言的队长,居然开始行踪诡异了起来。不过这个秘密没有持续多久,因为江波涛很直接地就去问了:“你去哪儿了?”

“抓娃娃。”结果周泽楷也很直接地就回答了。

轮回众人都一脸的难以置信——什么?队长居然会去玩抓娃娃机?

“嘛,要是抓娃娃机里面的娃娃都有队长这么好看的话,倒也不是不能玩……”

“嗯,大神嘛,总有些与众不同的爱好。”

“队长肯定技术很厉害,我也去找他帮忙抓个娃娃吧……”

结果就在大家自说自话的氛围下,这个事实成为了默认的理所当然的存在。

江波涛有点纳闷,不过也没多问。万一这是周泽楷琢磨出来的练习技术的方式呢?要不要在俱乐部里也放个抓娃娃机……算了算了,他喜欢就随他去吧。

然后很快江波涛就发现自己理解错了——周泽楷在实地考察了三天之后,一鼓作气带回来六个娃娃,全都送到了江波涛的房间。

“送你。”

“为什么要送我?”江波涛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那些娃娃。

“喜欢。”周泽楷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这意思是,他喜欢抓娃娃但只是喜欢“抓”而已?所以送给自己?

江波涛略一思索之后,就笑着点点头:“好好好,我收下。”他还特地腾出来一个书架用来摆娃娃。

事实证明他这个决定无比英明,因为周泽楷陆陆续续送过来的娃娃很快就堆满了书架,然后入侵了他的沙发,床,电脑桌,地毯……

江波涛无奈,向俱乐部申请了一间空余的杂物室清理出来专门摆放娃娃。于是后来,这间杂物室成了联盟各大战队女队员们口口相传的“娃娃博物馆”。之后,每次轮回主场比赛结束,总有女选手兴高采烈地带走这里的某些娃娃。

“江波涛,没想到你有收集这么多啊!”

“真的都好可爱啊!你的眼光真不错!”

“听说都是周泽楷抓的呢!”

“不愧是枪王的操作者,技术一定很溜!”

就这样,江波涛在女选手的圈子里成为了一个“带着文艺清新标签的暖男”形象。

不不不我不是我没有……

可惜江波涛的心声没人听得见。

与此同时,周泽楷同学已经成为了各个抓娃娃机店铺以及各大电玩城闻风丧胆的顾客。没办法,他的技术实在是太稳。正常的抓娃娃机已经不能阻拦他十中八的收获率了,更别提飞镖扎气球或是气枪打气球然后根据点数兑换娃娃这种操作了,对于他这个浮空状态都能打中叶修的高手,自然不在话下。

不过也有例外的时候。有一次他是和江波涛一起去的,还选择了最拿手的飞镖扎气球。

“好棒!”

“真不错!”

“又中了!”

“……”

最后一镖之前,手机响了起来。江波涛只好拿起手机瞟了一眼,挂掉了那个疑似诈骗电话的号码后,发现周泽楷这一镖居然意外地没有中。

怎么会没中?江波涛很疑惑地看向周泽楷,却发现周泽楷一副比他委屈一百倍的表情与他对视着。

“欸?刚才是怎么了?”江波涛被他吓了一跳。

“……没夸。”周泽楷足足缓了五秒钟才说,话毕就把头扭到了一边,脸颊上还隐隐鼓起了小球。

江波涛暗自笑了一声,然后伸手拍了拍周泽楷的肩头:“没事没事,我知道我们楷楷是最棒的!”

周泽楷转过头,盯着他又看了五秒钟,才蹦出两个字:“我的。”

江波涛愣了一下,仔细回忆了自己的上一句,这才犹疑着说:“我的?楷楷是最棒的?”

周泽楷鼓起的腮帮子顿时就瘪了下去,眼眸里也刷的亮了起来。他望着江波涛,侧脸柔和的线条在电玩城流光溢彩的LED灯下,显得更是诱人。

“从你说爱我以后/我的天空/星星都亮了……”

这一刻,江波涛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了这句歌词。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抓周泽楷的衣袖,却扑了个空。原来周泽楷已经大步流星地走到前台,又拿回了一盘子飞镖,然后偏过头充满期待地看着他。

“加油!我们——我的楷楷一定百发百中!”江波涛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说完这句话,他自己都脸红了。不过“我的”这个称呼,总觉得说起来感觉很不错呢……但接着江波涛就后悔了,自己真不应该说什么“百发百中”的,因为周泽楷又默默地去拿回来九盘飞镖了……

前台那里,电玩城的老板已经欲哭无泪。

可能是自己也觉得不太好意思,周泽楷后来只有每个周末才去抓一回——当然这是轮回主场的。至于轮回客场比赛的时候,他可是很没客气地扫荡了比赛场馆附近五公里以内的所有电玩城。然后,一个对于电玩城老板来说非常可怕的都市传说,就这样在各大战队俱乐部附近流传开来……

时间一久,江波涛也习惯了。不得不说,虽然那些娃娃摆着是挺占地方,但是,真的超级少女心啊!啊不,是显年轻啊!特别是周泽楷都挑的难度系数很高的机子,抓出来的娃娃质量也是非常上乘的,摸起来可软乎了。嗯,躺在上面的感觉也好棒啊!

江波涛感觉自己突然就理解了为什么女选手们看到娃娃们都眼冒星星了。

一晃就是多年过去,到了该退役的时候了。

江波涛还没打算好退役以后做什么,正想着要不要申请留在俱乐部做后勤或者去轮回训练营做教练,周泽楷就来到了他的房间里。

“那些娃娃怎么办?”江波涛犹豫了一下,还是先开了口。

“卖。”周泽楷十分平静地答道。

“卖掉?那么多,都可以开一家店铺了。”江波涛忍不住扶额。他很难想象自己吆喝着卖娃娃的场景——等等,平时接待那些女选手来参观,不也是他负责的吗?

周泽楷居然就很爽快地点点头,又说:“房车。”

“你是说,买辆房车——然后全国巡回?好像很不错啊……”江波涛想了想,突然觉得有些期待。开着房车,一边旅游一边卖娃娃,好像很不错的主意啊,“那我就去和老板说一声,我就不留下了。”江波涛非常快速地做了决定。他抬脚走向房门,却发现周泽楷没有答话。

是对自己的决定有什么疑义吗?还是说,他想告诉自己他的决定吗?

他会留下来吗?以他的技术,留下来做顾问或者教练绰绰有余;以他的相貌,出道做模特也能盆满钵满……可是,这些是他喜欢的吗?

江波涛突然想起来那天他送来的六个娃娃,还有那句“喜欢”。

那句明明白白丝毫不拖泥带水的“喜欢”。

还有那时候周泽楷望着自己的那双眼眸,静如湖水,却好像涌动着什么情绪。

江波涛突然开始怀疑自己当时是不是理解错了?周泽楷到底是想说他喜欢什么?

向来被誉为“周语八级满分”的江波涛,却在这一刻迟疑了起来。可当他回过头时,看到的却是周泽楷万念俱灰的神情。他逆光站在江波涛的床前,旁边摆着那六个娃娃。他就那样手足无措地站着,眼里满是落寞。

江波涛突然有些害怕,心脏也好像被什么揪紧了一般。他害怕了。他觉得他此刻听不懂也看不出周泽楷的意思了。不,是听懂了看得出,可他不敢说。

万一错了呢?江波涛在犹豫着。他感觉胸腔里仿佛烧着一团熔岩,烧灼着他的灵魂。

周泽楷没有说话。他看着江波涛,突然嘴角微微扯了起来,好像下定了什么无奈的决心或是打算放弃了什么似的,想要笑一下来掩饰情绪。江波涛敢保证,这是他这辈子见过的周泽楷最不好看最不帅气的一个微笑。但这个微笑,他记了好多年呢。

不过此刻,江波涛突然就没有再犹豫了,因为他看到向来在赛场上华丽豪迈、锐气逼人但私下里也从来不惺惺作态的周泽楷,眼里已经有泪水在涌出了。他不假思索地上前一步,伸手捂住了周泽楷的嘴,整个人也踉跄着撞进周泽楷的怀中。

两双唇,此刻就只隔着江波涛的一只手。

从未离对方如此近距离,两个人都有些发懵。片刻后,江波涛率先反应过来,退后一步,松开了手:“说吧,说你最想说的!我保证我会好好听的!”

“一起。”周泽楷点点头。

“一起?一起开房车全国巡回旅游?顺便沿路卖娃娃?”江波涛试图补充完整。

“嗯!”周泽楷的眼里仿佛点燃了星火,唇角的微笑也柔和了起来。

江波涛也笑了:“一起就一起!有你在,可以一路上补充货源哈哈哈……”他笑得眼泪都落了下来,胸腔里的灼热已经融化成汇遍全身的暖流。他突然觉得心情好了很多,退役的失落也一扫而空——所以从前的自己,是一直不敢正视自己的内心吗?

“那我去和老板说一声,然后就去把娃娃们打包收拾收拾吧。”江波涛心情愉快地转身要走,却听到周泽楷的又一句话:“不急……”

然后他就被周泽楷摁在了房门上。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客气了!”江波涛愣怔片刻,迅速回过神来,然后掌握了主动权,“乖!我的楷楷最棒了!”

一个星期之后,一辆房车拉走了“娃娃博物馆”里所有的娃娃,但那间杂物室却被保留了下来。

“干嘛要废弃?周泽楷走了,我们就没有枪王了吗?去,叫那小子从今天开始,每个周末都去抓娃娃!”轮回的老板非常雷厉风行地下了新的决定。

周边电玩城的老板听说以后,又是“哭得肝肠寸断”……

一年半以后,江波涛和周泽楷辗转来到了雷霆战队的城市。两个人一路上走走停停,十分磨叽,每到一个地方就要临时开店两个月,玩好了才走。

用江波涛的话来说就是:“大把的好时光呢,不急!”

肖时钦和戴妍琦来接待了他们,毕竟双方有良好的合作关系——他们的娃娃店代售了戴妍琦的同人本(当然是与他们俩不相干的CP同人本啦哈哈哈)。当江波涛问起肖时钦是为什么会向戴妍琦求婚时,肖时钦只是微微一笑:“她被感动了,所以以后不会再画all肖的本子了。”

“啧啧啧,你的人生追求可真低,怎么不说来个肖all呢?”江波涛十分鄙视。

同行的小孩子玩着的皮卡丘玩偶则吸引了周泽楷的目光——这难道不是当年江波涛花了125块钱才抓到的娃娃?

看到周泽楷的视线莫名其妙锁定了皮卡丘玩偶之后,江波涛就醒悟过来,原来是因为那天的事啊。晚上回到住处,他就告诉了周泽楷当年事情的真相——

原来那天戴妍琦比赛前和肖时钦打了赌,在擂台赛她若完成一挑二他就给她抓个娃娃。于是戴妍琦一挑二成功后,肖时钦找到江波涛询问附近抓娃娃的地方,江波涛就带他们前去了。可没想到肖时钦身为一个机械师玩家,抓娃娃意外地不擅长。

“喂喂喂,你们这些人,不要老是把选手和角色捆绑在一起啊!”肖时钦也是欲哭无泪。

江波涛没办法,只好尽起地主之谊,替肖时钦抓娃娃。而戴妍琦则开开心心地拉着肖时钦去逛夜市吃烧烤,把他一个人晾在了店里。等江波涛把娃娃给她送去的时候,戴妍琦已经吃遍了一条街了。

“所以你为什么喜欢皮卡丘啊?”江波涛随口一问。

“因为它黄啊哈哈哈……”戴妍琦狡黠地笑起来。

“啊?”江波涛一脸崩溃地看向肖时钦,却发现对方也是一脸无奈,“那个,抓娃娃的钱……”

“没关系没关系,没花多少……”江波涛并不敢透露自己居然花了125块钱才抓到的事实。

戴妍琦这时候才笑完停下来:“江波涛,没想到你是这么一个纯情少年啊!我说的这理由你都信,还脸红了,哈哈哈,怎么会有你这么纯情的人哈哈哈……”

“行了,小戴——”肖时钦一脸歉意地送走了江波涛。

至于为什么没有联系周泽楷,江波涛的解释是,他那天也忘了带手机。

其实明明就是他那天不敢让周泽楷来,因为戴妍琦“威胁”他帮忙抓娃娃的条件是“把原定要出的周江本子改成江周”。

“江波涛,你要相信我,这是我能做出的最大让步了!”

他至今都记得那天晚上戴妍琦“痛心疾首”的申明。

周泽楷听完以后,神情有些落寞,恐怕是因为觉得自己搞错了事实,逼迫了江波涛忍受了这么久的娃娃环绕的痛苦。

“不要想太多,你一点都没搞错。”江波涛双手按住他的肩,直视着他,笑得非常灿烂,“我确实很喜欢娃娃,真的,从前是,以后也是,这辈子都是。”

周泽楷望着他,顿了几秒钟,突然就一头扎进他的怀里。

原来沉默寡言的周泽楷也有连一个字都蹦不出来的时候啊。

一个星期以后,正是圣诞节。街上游人如织,他们两人的娃娃店也装扮一新。临时聘请的员工们正忙忙碌碌地装饰着店内,江波涛也在一丝不苟地核对着计划表。

周泽楷呢?当然是去“补充货源”啦!

手机突然响了。江波涛接起来一听,那边只有两个字:“接我。”

“是娃娃太多拿不了了吗?马上就来,你别急!”江波涛脱下围裙,匆匆套上他的风衣,确认了兜里的东西安然无恙才走出门外。

可没想到,周泽楷就在门口。

不知何时,已经有一大群人聚集在这里了。天色昏暗,江波涛之前竟然没有注意到。

地面上已经用小巧的香薰蜡烛摆成了心形,然后是一圈又一圈的娃娃,大大小小,琳琅满目,什么品种都有,有叫得出名的皮卡丘、HelloKitty、熊本熊、哆啦A梦、海绵宝宝,也有叫不出来名字的兔子、长颈鹿、大鲨鱼、小海豚、白的黑的斑点狗……

正中间,周泽楷抱着一个足有一人高的娃娃——是他之前用的角色!魔剑士无浪!

周泽楷就站在那星星点点的灯火中央。

天上已经开始飘起小雪,落在他的头发上,然后消失不见。

小风吹着还是有些冷的,但周泽楷就那样笔直地站着,紧紧抱着娃娃,纹丝不动,正如当年在“无浪”视野里那个无论如何都会将碎霜和荒火端得稳如泰山的“一枪穿云”。那个无数次拯救轮回于危急之中、无数次力挫群雄力挽狂澜的英雄,同样也是那个无数次安安静静听他安排事务决定战术、由他充当与这个复杂的大千世界联系的传声筒的队友,更是过去与将来会一直相伴的人。

风雪渐浓。

可那站在风雪里等他走去,不,等他归去的人,仿佛对这些无动于衷,好像无论背后是硝烟战火还是前方有枪林弹雨,他都站在那里。

江波涛有些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他没想到在同一天,周泽楷也策划了这样的活动。

他不说,不代表他什么都不做。

江波涛哽咽着,一步一步走上前去,越来越近,直到走入那心形的正中央。

“给你。”周泽楷不由分说就把手里的无浪大玩偶递了过去。

周围响起了“咔嚓咔嚓”的声音,还有一群女孩子的尖叫声,和一些起哄的掌声。

等等?怎么好像听见了戴妍琦和肖时钦的笑声?

江波涛突然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立刻就单膝跪下,掏出了衣兜里的戒指。

“给我?”周泽楷好看的睫毛全都翘了起来。他睁大的眼睛里把整个江波涛都映了进去,像是一汪湖泊,看得让人想沉溺在那流水之中。

“嗯,我们结婚吧!”江波涛笑着,一边用臂弯夹住无浪大玩偶,一边为周泽楷小心翼翼地戴上了戒指,然后为自己也戴上了同款。接着,他扬起左手给周泽楷看:“现在,你永远都逃不出我的烈焰波动阵了!”

“永远!”周泽楷居然十分快速地回答了他。

江波涛还有些吃惊和恍惚,周泽楷就已做出了下一步动作——向前弯腰倾身,一手揽过江波涛的肩膀,唇已经吻在了江波涛的前额。

即将沉湎于温柔乡无法自拔的江波涛,脑海里还闪过最后一个念头——小戴这下总该放弃出周江的同人本了吧?

~~~全文完~~~

 

PS:那个125抓了一只娃娃的是我,只喜欢抓娃娃懒得留娃娃的也是我,十镖九中的还是我……嗯,为博诸君一笑……我真的没骗你们哦!里面有写到真车啊!

 

作于20170722

文/离

评论(13)
热度(130)
© 姬川离 | Powered by LOFTER